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葫芦山之谜

发布时间:2016-09-02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632 | 字号:

以古闽地民族的图腾物作为山的名字,也许只是巧合。在这座充满神圣的图腾崇拜意味的山下,却恰恰出土了层层迭迭的古代文明。

位于武夷山南部离景区仅10公里处的葫芦山古文化遗迹,散布面积约8万平方米。 1990年进行挖掘,挖出完整的聚落遗址、大型建筑台基、大型的陶窑群。随后又进行了两次发掘,在遗址中心区发现了四期地层的迭压关系,其中有新石器晚期的墓葬和灰坑。出土了夏代晚期的黑衣陶器,还有大量的青铜器、石项练、玉块等带有中原西周早期文化特征的珍贵文物。对研究武夷山乃至福建的夏、商历史文化,提供了大量翔实而又珍贵的实物资料。

就在这座普普通通的小山上,先民们手足胼胝,在新石器时期就已顽强地把根扎下了,历十几个世纪的沧桑而巍然。他们在这里造就了灿烂的古文化──那座长5米多、直径近3米的大陶窑,是我国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大的商代早期陶窑。在这里,他们开拓自己的天地,用生命和血,把武夷渲染成红色的山峰。

就是他们构成了武夷族的丰碑么?

在那高高的悬崖峭壁之上,一艘艘仙舟就象一个个省略号,是他们留给后人的箴言么?

那石制的项练叮当作响,是为了美,还是别有所图?玉祭曾是东夷人的特征,那珍奇的玉石,是妆饰?是神物?是祭品?或是权力的象征?

这里出土的大量的中原西周早期风格的文物,可以说是武夷与中原文化交流的见证。

《史记·吴世家》中记载,周文王的叔、伯“太伯、仲雍奔荆蛮,文身断发,荆蛮之义,从而归之千余。”司马贞索隐:“荆者,楚之旧号。蛮者,闽也,南夷之名,亦称越”。可见太伯曾至闽地,归化他们的是否也包括了这个部落?公元前八世纪,吴濮杂处(越当时未兴起)时吴的君主叫夷吾,与武夷君有关么?

这些出土文物是否与濮人参予周武王“伐纣”会盟有关?

这个延续到西周早期的部落,是怎样消失了?灾变?瘟疫?选择了一个新的家园?

春秋初,楚王子叔熊入濮地,与这个部落的消亡是否有关?

他们是归顺了楚王子叔熊、还是归化了太伯的后裔?

刚刚撩开面纱一角的葫芦山,就展示了这么多的谜,在它的深处,还掩藏着多少秘密?

相关链接

七闽圣山 武夷山的名字从何得来 谁是武夷君 仙字之谜 彭祖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