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武夷茶人的“微幸福”

发布时间:2012-11-21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669 | 字号:

  没有“武夷星”那样的大型茶叶厂,没有“天福茗茶”这样响当当的品牌,没有23万多元一斤的“茶王”桂冠,没有富甲一方的财富。她的幸福,源于对生活的热爱,源于人与自然融汇共存的和谐,源于小家庭的和和美美,源于拥有茶山和茶厂的富足感,源于对制茶的投入,源于品尝自己“作品”的喜悦,源于聚贤品茗的友情……这就是武夷山一位普普通通的茶人——黄宇的“微”幸福。

  武夷山的每一天,几乎是从一泡甘醇香甜的“大红袍”开始的——当第一缕阳光越过大王峰顶,抚过九曲溪,照进家家户户的红瓦白墙,清脆的鸟鸣声不绝于耳。早起的人们洗漱过后,便围坐在小院儿的茶座旁,烧水沏茶。于是,不到7点钟的光景,清新的空气中就开始弥漫起了茶香……

  11月17日一大早,武夷山市郊的“聚贤茶厂”的女主人,武夷山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黄宇,呷了一口水仙茶,便与厂里的制茶师傅忙了起来。他们正使用传统的炭火烘焙技艺,对发酵过的冬茶茶青进行“走水”。这也是武夷岩茶生产过程中十分关键的一道工序。

  这几天“聚贤茶厂”有两件喜事——厂里的茶叶成品“半天腰”因品种纯正,被武夷山一家大型制茶厂“武夷星”的大师傅郑汝平选中,作为茶叶教学的标准样;另一件喜事,在今年的武夷山“金谷月”斗茶赛上,厂里选送的“105黄观音”荣获“优质奖”。

  “做茶经常要熬夜,很辛苦。但是能做出好茶,让我的师傅来评定说这泡茶非常OK,打上一个好分数,觉得很欣慰,再辛苦都值得!”

  黄宇告诉记者,这次斗茶赛有600多个参赛样品,自己的产品能进前50名,“对一个中小茶厂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黄宇的茶厂不大,只有1000多平方米,在当地上千家制茶厂当中,只能算中小规模,时尚的话叫做“小微企业”。不过,这家茶厂却是黄宇引以为傲的创业成果。今年35岁的黄宇,进入茶行业已经有近15年了。19岁,她开始学习茶艺表演,20出头就入行学茶叶审评,24岁那年,她在市区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茶庄“聚贤茶庄”。3年前,在当地茶叶圈里已经小有名气的黄宇,放下茶庄生意,全力办起了这家茶厂。现在一年产出7000多斤精茶,品种涵盖肉桂、水仙、大红袍、北斗、半天腰等十多种武夷山茶,利润可观。

  “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情先坐下来,泡泡茶再说……”武夷山人的性格就象大红袍的味道——温润、淡雅而谦和。这种与茶交融的人文特质,也造就了千家万户家庭关系的和谐。

  黄宇有一个温暖的家。10多年前还在武夷山市区经营茶庄的时候,因为品茶,黄宇与小了她3岁的帅气小伙“阿冬”喜结姻缘,如今他们的小女儿已经6岁了,乖巧可爱。

  “我老婆很能干,她一直都闲不住,她要是去出差,家里的事全部由我担着,那可就惨了……”在记者面前,阿东调侃着自己的妻子。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在阿冬的眼里,老婆黄宇是一个“闲不住”的贤妻良母,家里厂里来回跑,采茶、制茶、卖茶,带孩子、做家务,一样都少不了她。

  武夷山茶叶一年最多产两季,分别在清明和立冬过后采摘,收获的时节,也是茶人最忙的时候。采摘下来的茶青要经过晒青、发酵、炒青、揉捻、烘焙、拣剔等数十道繁杂工序。有时候,为了守护一炉茶叶经常要熬到深夜。黄宇时常和朋友夸奖道,自己有一个好婆婆。

  “人家说婆媳之间不合,但是我婆婆非常好。她对孩子很关心,平时我们很多时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她就基本上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担当了,每天晚上都会跟女儿讲故事……”“我觉得,这种婆婆没地方去找”。黄宇细数着婆婆的好,顺便将公公也加上去,“我公公也非常好,茶山所有的管理他都包了,什么时候下水,什么时候施肥,他都顾着……”

  黄宇说,自家的茶园管理得很好,产量也高。“这当中有公公婆婆的一份辛劳。”

  离聚贤岩茶厂不远处的“小武夷”有一片小山包,层层叠叠的梯田上,长满了齐膝高茶叶,绿油油的茶叶中、点缀着一朵朵白色的茶花。微风抚过,整个茶园散发着沁人的芳香——这就是张宇家的50亩茶园。园子是黄宇的婆家祖上传下来的。守着这片“绿色银行”,黄宇觉得特别富足。

  傍晚时分,记者随黄宇一同走进这片美丽的茶园。“走在这个茶园,我觉得这个茶园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它们茁壮成长的时候,心情特别愉快!”黄宇用指尖抚触着茶树,闭上双眼,不住地深呼吸。

  “这片茶园给了我新的希望”。黄宇说,茶园不仅能为家里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将来也会让她的子孙后代享受到茶园的美和大自然的关爱与馈赠。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不远处分水关的群山层峦叠嶂,晚霞洒在梯田上,一片片锯齿状的茶叶仿佛镶了金边。黄宇看到这幅景象,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杨陆海)

相关链接

武夷茶人的“微幸福” 第六届海峡两岸茶博会即景 远道而来的斯里兰卡红茶 花车巡游打造欢乐嘉年华 海峡两岸民间斗茶赛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