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从“程门立雪”到“武夷传道”

发布时间:2017-08-16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712 | 字号:

“程门立雪”说的是两位理学后辈尊师重道的典故,早已脍炙人口。这则典故中的两个理学后辈就是与武夷山结下不解之缘的游酢、杨时。

史籍记载,同年诞生的学人游酢、杨时前往河南洛阳拜访名重一时的理学奠基人——“洛学”的开创者程颐。当时,两人“盖年四十矣。一日见颐,颐偶瞑坐。(杨)时与(游)酢侍立不去。颐既觉,则门外雪深一尺矣。”(《宋史·杨时传》)

前面已经谈到,程颢在目送弟子南归福建时发出了由衷的感慨:“吾道南矣!”杨时、游酢不负恩师的重托,选择了武夷山做为他们传播理学的宝地。《武夷山志》和历代的《崇安县志》对此均有记载。

清朝董天工编纂的《武夷山志》,在“理学名贤”这一卷中把杨时列为第二位,写道“(杨时)尝过武夷,与胡、刘诸贤游,著有《四书解义》、《三经义辩》、《周礼》、《毛诗辩疑》并诗文集。明弘治时从祀文庙。康熙四十四年,学臣沈涵请御书‘程氏正宗’额赐其祠。”山志所说的杨时在武夷所交游的“胡、刘诸贤”是指名噪一时、以《春秋传》享名朝野的胡安国及其四位子侄(即胡宁、胡寅、胡宏、胡宪)和朱熹的岳父、老师刘勉之等先生。这些名贤当时都寓居于武夷山麓的出生地——五夫里。他们切磋学问之余,经常相邀游览武夷山。杨时还为此写了《游武夷》、《武夷纪游》等诗。长诗《游武夷》淋漓尽致地描写了武夷山水的神奇、传说的诡谲,并叙述了归隐武夷的经历。全文还巧妙地深寓着理学的玄机。长诗是这样开始的:

函关崎岖走秦鹿,天下共逐争群雄。

扶云翻空折鳌足,黔黎窜伏如寒蛩。

武夷山深水清泚,避世合有高人踪。

长诗从秦末群雄角逐中原,高人雅士避祸武夷等虚构情节谈起,然后逐步展现这座名山拥有的新特景观:九曲清溪,亭亭玉女,玄妙的道观,清彻的井泉。

龙泓东注海波涌,玉女翠拥秋云松。

赤霄真骨写虚壁,通泉凡笔惭非工。

杨时对武夷简直入迷了,他对山中特有的景观、经过了3000余年风雨侵袭依然无恙的百余具架壑船棺,加以重笔渲染:

藏舟浮梁跨绝壑,隐见似与天河通。

当时鸡犬不复见,空岩依旧烟霞笼。

接着,他描绘了舟游九曲情景:

我来秋杪月既望,尚有幽菊埋榛丛。

天容洗净雨初霁,云幔四卷清无风。

掀篷进棹穷异境,注目想见流残红。

舟游尚未惬意,索性杖履作圣山游,此时适逢北宋朝廷遣使在武夷山冲佑观投送“金龙玉简”,藉以祈求国富民强。杨时睹此盛况,又联系到传说中仙凡共乐的幔亭盛会,心中深感未被朝廷所重用,辜负了自己的才学,不禁独自嗟老叹病,归隐武夷之念油然而生。他写道:

回舡杖履蹑幽径,松竹窈窕环琳宫。

翠琬温辞耀华袞,金榜大字缠蛟龙。

自怜病骨挂尘网,幔亭高会何由逢。

解衣归卧钓矶畔,仰看明月穿疏蓬。

这是一幅绝妙的杨时归隐图。

游酢自河南颖川南归后,也选择武夷山为终老讲学之地,因此历代《崇安县志》都把他当做本邑名人。民国《崇安县新志》卷二十二索性把他列为本邑理学人物的首位。在介绍他的传记中这样写道:“(北宋)元符初游酢筑草堂于山之麓。二年筑水云寮于武夷之五曲。”

游酢构建水云寮之后,于“晚岁由建阳徙居武夷”(见游酢《山集》之《静可书室记》)。住在水云寮时,读书著文,或与学友互相切磋理学,生活闲适而又恬淡,同时致力于教授生徒。杨时与游酢从此不负程颢之重望,在武夷山合力开辟了八闽理学的先河。游酢去世后,人们为了纪念他的功绩,就把水云寮改为山祠,后来历代均有重修。朱熹对他推崇备至,称他“清德重望,皎如日星……其流风余韵足以师世范俗……道足以觉斯人,余润足以泽天下!”(转引自民国《崇安县新志》卷二十二《儒林》),甚至在游酢逝世130多年之后,宋理宗赵昀还下诏赐赞,褒扬他为发展理学所做的贡献,盛誉他的德业如“泰山之峻,海河之渊”,而且相信能影响天下的道德风范,因而不禁慷慨道:“朕有赖焉!”遗憾的是,祠堂不久即毁于兵燹。南宋末年,他的后裔游九言在武夷游学时,特在“水云寮”高耸的岩壁上题写了“水云寮”三个大字,请名匠摩崖刻石,作为对祖辈在武夷山创建理学源流——闽学的纪念。因为悬崖倾斜风雨无侵,所以迄今石刻仍十分明晰。

相关链接

理学先驱者李侗的武夷之缘 在马鞍上酝酿道统 霜松雪柏”武夷翁的足迹 从“程门立雪”到“武夷传道” 从莲花谈到理学——理学开山祖师周敦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