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从莲花谈到理学——理学开山祖师周敦颐

发布时间:2017-08-08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696 | 字号:

武夷山景区内有一方理学胜地,名叫五夫镇。北宋理学名家胡安国父子等出生于斯地,南宋理学鸿儒刘子翚、朱熹等更是长期以此处作为理学基地。这方宝地山青水秀,莲池十里,每当盛夏季节,莲花怒绽,瑞气万端,令人心旷神怡。她象征着理学之灵气,蕴藉着理学的精髓。有人说,莲,既是佛教的花朵,又是理学的花朵。北宋理学开山祖师周敦颐(1017-1073)曾写过一篇脍炙人口的散文《爱莲说》,说出了其中的真谛。全文如下: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佛教名著《华严经玄记》曰:“莲华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又说:“如莲华,在污泥不染,譬法界真如,在世不如世法所污”。这些论述,触及“净染”问题,成为理学家“性染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此论源于佛教,指出人性本自清净,但会染污;虽会染污,却又并不损害自身清净。染污有两种,一为欲染,二为惑染。“欲”是生理要求,“惑”是邪见障蔽。二者都是垢,所以要“灭染成净”。只有无欲、治惑,才能现净理,才能呈露自性清净。周敦颐作为理学家的开山祖师,深寓此中意蕴于《爱莲说》中,所赞赏的“莲之出淤泥而不染”,就是佛教经典中所说的莲华的“在泥不染”。

理学鼎盛于宋明。宋明理学是封建社会后期的统治思想,延续有700多年之久。“性与天道”是理学讨论的中心内容。这是哲学问题,同时也涉及政治、道德、教育、宗教等许多领域。宋明理学以儒学的内容为主,同时也吸收了佛学和道学思想。总之,它在思想史上是继先秦诸子、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之后的又一新的发展阶段,有许多值得后人借鉴的内容。以莲花为象征的理学名葩不是至今仍为人们所偏爱吗!武夷夏莲就是享誉中外的理学名葩中的一束香气四溢的花朵。

武夷山麓的五夫里素有“莲花之乡”的雅称。五夫里还出现过其他许多理学先贤。周敦颐之后半个世纪,胡安国的子侄胡寅、胡宏、胡宪、胡宁弘扬家学,光耀门庭。南渡名将刘子羽、吴玠、吴璘曾是南宋理学集大成者朱熹的前辈。他们的政治主张臻于一致。刘子羽幼弟刘子翚为理学名流,是朱熹的启蒙教师。长期寓居此地的朱熹,当年面对门前清波漪涟的十里荷池,对理学开山祖师周敦颐的仰慕之心更加炽热,曾挥笔写下了《爱莲诗》:

闻道移根玉井旁,开花十丈是寻常。

月明露冷无人见,独为先生引兴长。

朱熹把“莲花”说成是移植于佛国“玉井”旁的圣花,说明了理学内涵中有佛学的成分。刘子翚面对着宅居自辟的莲池,也曾兴致盎然地吟道:

莲池一亩余,瀰瀰吞众流。

花繁不近堤,欲生万方舟。

不及池中鱼,随波自浮沉。

诗写得极有哲理性。请看:理学之花——莲花独秀于莲池之中,浩浩的理学思想汇集了传统的儒学思想精萃。“瀰瀰吞众流”可以理解为理学已经达到“集大成”的境界。居宅前的莲花虽仅亩余,但却竞相开放,繁葩似锦。“欲生万方舟”,采莲的众多舟楫几乎都可以汇集于此地。作者把莲池中的鱼儿,比喻为熏陶于理学之波的宠儿,可以浮沉自如,而沉溺于宦海中的芸芸众生又怎能与之相比呢?

武夷山成为理学名山,应该说是南宋之后的事情。清人称此名山为“三朝理学渊薮”(“三朝”即南宋、元、明)。在武夷山,《爱莲说》的佳韵历三朝而弥加隽永!

相关链接

理学先驱者李侗的武夷之缘 在马鞍上酝酿道统 霜松雪柏”武夷翁的足迹 从“程门立雪”到“武夷传道” 从莲花谈到理学——理学开山祖师周敦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