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迷雾中的道教仙宫

发布时间:2017-08-09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719 | 字号:

初入武夷,先到武夷宫,至三清殿外后壁,可见到一排碑刻矗立。其中,有一块上面正楷书题“洞天仟府”四字(仟,即仙),为清乾隆元年(1736)崇安知县刘靖所书。这一帧碑刻古朴无华,看似平平,但这是一把开启武夷山之迹的金钥匙,只要把“洞天仙府”四字理解透彻,并以其揭示的内容为指导思想,就会带动武夷山全程旅游的人文景观理解,它会起到提纲挈领,纲举目张的效果。刘靖在250多年前告诉了我们一个秘密。

“洞天仙府”是道教称神仙所居的名山胜境,当然也就是道士修炼“成仙”的最理想之地,亦称“福地洞天”(勒于天游胡麻涧旁),又称“极乐国”(勒于星村渡白云岩半壁),还称“别有天”(勒于晚对峰山麓石门门楣),俗称“极乐世界”。道书称天下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之一的“第十六升真元化之洞”(勒于伏虎岩脚下)。武夷山既然是神仙符第(亦称神仙洞府),则武夷山景区之内到都是“洞天”无疑。因此,水帘洞之“洞”,桃源洞之“洞”,茶洞之“洞”,“玄元古洞”之“洞”(勒于隐屏峰上),并非山洞之洞,而是“洞天”之“洞”。如导游员对客人解释说“水帘洞是山中最大之洞”,使客人心目中想象着孙悟空住在花果山水帘洞的情景而到此寻山洞,则谬矣!而硬把水帘茶室位置说成是山洞,则过于牵强,客人难于理解。同理,桃源洞中亦无山洞可寻。“止止壶天”(勒于一曲止止庵后,于一小岩洞洞口)之“天”,也解释为洞天。“壶”,指壶公,道教神仙,不知其姓名。据《神仙传》载,东汉时曾卖药市中,常悬一空壶于屋上。日落之后,辄跳入壶中,人莫能见,因此得名。

“武夷洞天”之内,对神仙生活做了周到的安排:神仙可从“通天台”下凡(在大王峰顶)到“奇胜天台”游玩(勒于天游城),到“石沼青莲亭”观荷(勒于碧漪亭亭基之畔),到“仙钓台”垂钓(在大藏峰对面),到“仙弈亭”对弈(在隐屏峰上),还可以到“宴仙坛”饮酒作乐(在三曲溪畔),渴饮“仙掌露”(勒于隐屏峰上,据考证“仙掌露”确实是道家的正宗产品。)和“飞翠流霞”(勒于大藏峰下。流霞,即道家的甘霖,天浆,仙浆之类),吃什么?八曲水边的“仓廪岩岩”内“琼芝千库个中藏”(见李纲诗《仓廪岩》)!穿什么?机杵岩可以纺纱(小藏峰又名机杵岩)。神仙洞府之内“酒坛”(五曲有酒坛峰),“酒壶”(在七曲桃源洞有天壶峰)“九龙杯”(在八曲溪畔),“油罐”、“盐罐”、“汤匙”,一应俱全(在五曲仙迹岩)。生活丰足自不必说!此外,更高兴时还可醉卧“仙人床”(在四曲题诗岩下),还可以虚舟鼓棹“世外沧浪”(勒于五曲之峰),而且有诗为证:“西溪缥涉接银河,鼓棹仙人泛玉波,却御长风天上去,虚舟千古插嵯峨(宋·翁彦约《仙船岩》)。……如果怀念在凡尘中的乡亲,就到幔亭峰“仙凡共宴”(据幔亭峰顶,设彩屋、幔亭数百间,大会乡人”云云)。如果成仙之前有劳作的习惯,还可以以养金鸡,牧仙牛(七曲琅干岩有金鸡舍,四曲大藏峰有金鸡舍、金鸡洞;八曲有牛角潭、山北有牛栏坑,四曲的“金鸡舍”又名“仙牛栏”)。神仙住于何处?住于灵岩一线天。那里有“神仙楼阁”(勒于楼阁岩壁)。“求天门”(勒于兰岩石门上)前有“太保”守卫门户(“太保屏“三字勒于兰岩半壁)神仙居所,戒备森严,太平安宁!

我们以“洞天仙府”为指导思想,立于武夷宫九曲桥头,若从半空鸟瞰武夷全景区棗即从宏观,纵览“三三六六”,我们会有更神奇的发现!武夷全景区就是一座实实在在的道教宫观。也就是被武夷山历代的道士用景点的命名和摩崖石刻的勒字,已把它造就成为一座明明白白的洞府:这座仙府宅第是坐西北而朝东南的。玉女峰下的水面是“山门”入口处,这里的地名,原就叫“洞天门”(见《崇安县文史资料·第二辑》)。铁板嶂是铁门。仙馆岩和仙榜岩宛若大门左右的楹柱。而且“山门”有三个:除洞天门之外,左右分别是“求天门”和“天游门”棗象牍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周礼·老工记》说,王城的营建制度是九里见方,城的每一面各开三个城门四面共12门。而武夷洞天之内从星村渡到崇阳溪东西距离恰恰是九里许(直线距离),而石门“凡十二处”(《崇安县文史资料·第二辑》第164页)!洞天门外,,右有大王拱卫(大王峰在右),左有雄狮把守(狮子峰在左)。府第背后白云缭绕(白云岩就在景区最北位置),里面“墙”上明确地挂着招牌棗“极乐国”三字(勒于白云岩半壁,字的方向朝东南)。后庭红光映衬(火焰峰的位置)。“玉皇大天尊”五字勒刻在文峰半壁。“天尊”前面红烛光耀(御茶园在四曲,那里的两棵枫树叫“照天独”)。“天尊”身边丹炉鼎立,香烟袅袅(丹炉岩在五曲,五曲云窝“云卷舒,雾浮涌”)。“天尊”身后钟鼓齐鸣(钟鼓峰在八曲,锤模石藏于七曲峰间),华盖高擎(九曲有岩名“幛顶”)。洞府之内,红日东升,玉华光照,紫气东来(文峰的东方正是升日峰,玉华峰和紫峰),西是明月在天(西部星村有半月山)。

洞府之内“出五世之浊,一无污染”(并莲峰在八曲。道教认为莲花为吉祥物,是“吉祥八宝”之一,“象征出五浊世”)。洞府这内龙吟虎啸,钟灵毓秀(四曲有卧龙潭,溪南有虎啸岩)。右有蟠桃祝寿千秋(七曲桃源洞有“寿桃石”,北郎岩壁亦有“寿”字勒石);左是仙鹤唳鸣九皋的“皋”字,解释为“沼泽”。《诗经·小雅·鹤鸣》“鹤鸣天九皋”)而大、小蒇峰上共有三个有名称的洞(金鸡舍、金鸡洞和飞仙洞),而最早编的道教书就是《三洞经书目》(见胡道静《道藏与中国文化》“道书编集的历史悠久。南朝刘宋时,道士陆修静广为搜辑,总括三洞之书棗三洞就是洞真、洞玄、洞神三个部门。三洞经符,代表了道教上乘、中乘、下乘三个部门的典籍。于南朝宋明帝泰始七年棗471年,编成《三洞经书目》上呈”)。而武夷的所谓“金鸡”之所以从七曲的琅干岩飞到四曲金鸡洞(见《武夷山民间传说》),则完全是道士的安排。“金”字,经藏名称上使用很多,其中有“金藏”,即《金版大藏经》。“鸡”,即“鸡胤部”(梵文的音译),意为“窟居”(见《宗教词典》)。为此金鸡洞就是经藏窟居之洞棗即藏经洞,一字不差!

请读者再看,再想:“百辣之王”的狮子峰和“王者威仪”的大王峰把守洞府大门,“极乐国”内一派升平,安宁的景象。“蛤蟆精”被打掉下巴(见《武夷山民间传说》),降服于水下”戏球的双狮头也不敢抬(九曲的“双狮戏球”山岩极低);妖怪被割去耳杂,以示警戒(“馘妖岩”勒于灵岩一张天。馘,音“国”。战争中割取敌人的左耳,用以计数报功。见《三国志·魏书·武帝纪》“献馘万计”);老鹰被赶到山北,(见《故事》)。这里,只见大象、骆驼在安详地生息(骆驼峰在七曲,象鼻峰在八曲);这里,只见仙人在侃侃而谈(三教峰远眺,多么像一个坐着,两个站着在谈话)……真乃一派洞天美景,宛然如绘!

此外,道家天下,也无佛门的地位,观音菩萨被冷落在洞府这门外(大小观音岩在一曲,在洞天门外);即使“混进”洞府,也只能充当打钟敲鼓的角色(观音石立于鼓楼岩的半麓,远望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佛教寺庙被匈恶地砸毁(武夷民间传说中所谓“小饭头与九十九个野和尚”云支……佛教寺庙被排挤到山北天心岩和溪南的虎啸岩(天心岩有永乐禅寺,下虎啸有天成禅院)……

如此真切、确凿的一座道教洞天仙府就在我国武夷,这是惊世骇俗的70平方公里之大的座精美“玉雕”!是洞天仙府的一具模型!它的布局是如此缜密,它的设计是如此完美,它的气魄是如此宏大,它的范围是如此宽广,它的“施工”过程又是如此保密。简直令人拍案叫绝!它完全可以和最近发现的乐山巨佛相媲美!

九天银河在武夷

九曲溪波光光 ,缓缓流洞,象一首优雅朦胧的诗,象一支回肠荡气的歌。它是武夷的母亲;孕育了武夷亘古春色,孕育了武夷绵长的文化……

鲜为人知的是聪明智慧的古人早已把美丽的九曲溪模拟为九天银河,把武夷山景区设想为“极乐园”(白云岩题刻),设想为“尘圜别界”(水光石题刻)!

九曲溪的第一曲水面一整地名晴川。“晴”字在古代可通假星辰的“星”字。《韩非子·说林下》:“荆伐陈,吴救之,军间三十里,雨十日,夜星”。又,王力著《同源字典》:“夜星,即夜晴也”。为此,“晴川”即“星川”,即“银河”一词的古代汉语说法。九曲溪的第九曲是星村(现称星村镇,“镇”是近年加上去的字)。“星基”即是“星聚”,“聚,谓村落也”(见王力著《同源字典》)。所以“星村”的文化意义就是星辰聚集之处——银河系!九曲溪的头、尾都是银河,那么,整条九曲溪也就被模拟为九天银河了。现代不少行政区划图上把“星村”写成“新村”是错误的,至少在宋朝时这里就称“星村”了。有朱熹《行视武夷精舍》诗:“我乘星村舫,辍棹青草岸”为证。

其二,再看九曲溪的第五曲——即中央部分。五曲溪南,文峰半壁有“玉皇大天尊”五个勒字。它的寓意十人明显:道教的在天最高尊神,位尊社“九五”,雄踞九天中央,虎视八方!

其三,第八曲水面有一对山峰,浑圆鼓突,高耸入云,故名“并莲峰”。在宗教文化中神佛被描绘为宝莲承躯。莲花象征九天之上圣洁无比,“出五世之浊,一无污染”。

其四,二曲溪北有升日峰;四曲大藏峰有“金鸡洞”题刻,下有“卧龙潭”题刻;二曲水畔儒巾石上有“千岩万壑”四字;九曲溪北有三层峰。它们五者的共同寓意是什么呢?我们在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里有“似曾相识”之感:“海客谈瀛洲,烟波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蒌可者……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瞑;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佤惊层巅;云青青佤欲雨,水澹澹兮生烟……”此诗是文学名篇,诗大意是梦游名胜而悟道,不再折腰事权贵,作此来留别一般世人。诗中对神仙世界的描写与武夷山景状何其相似!

其五,二曲不畔水光石在上“碧水丹山”题刻,现在通行的解释均认为是指武夷的丹霞地貌的群山和澄碧的九曲水。当然不错,但还是更深的涵义。“碧丹”在古汉语中是指皇宫中的用品,此二字是暗指武夷山乃是“天宫”,是“玉皇”的宫殿。金元之际著名诗人元好问《洛阳》诗:

“千年河岳控喉襟。一日神洲见陆沈。

已为操琴感衰涕,更须同辇梦秋衾。

城头大匠论蒸土,地底中郎待摸金。

拟就天公问翻霞,蒿莱丹碧果何心”。

此时最后归结到天翻地覆而质问苍天,彩饰丹碧之物(统指宫室器物),设于野草莽荡之中,老天安的是什么心?用反诘收束全诗,故国丘墟荡之悲弥漫无际”(见1991年3月《文史知识》。

武夷山“三三六六”之谜

武夷山景区的天游垅有勒壁诗《登一览台口占》,其中一句“座中哪得纯阳子,指点三三六六来”。郭沫若1962年游武夷时,留下三首诗作。其中《游武夷泛舟九曲》中有一句为“六六三三疑道语,崖崖壑壑竞仙姿”。由于郭老在武夷逗留时间短,他虽然提出了“疑道语”的疑问,但没来得及向我们讲述就走了……
九天银河在武夷,这一秘密的揭示,使我们马上破译了“三三六六”这一隐讳的道语。

目前通行的说法是:“三三得九,指九曲溪;六六得三十六,指武夷三十六峰”。这说法不错,但这是凡俗的解释,而不是“道语”。

按“道语”解释:“三三”应是指“三玄”,“三光”。三玄,《周易》、《老子》、《庄子》三书的统称,《颜氏家训·勉学》:“《庄子》《老》、《周易》总谓三玄。”此称始见魏晋玄学,道教亦采用之。“三光”:道教对日、月、星之统称(见《宗教词典》)。“三三”两字放在一起,是指“三玄”如“三光——即《老子》、《庄子》、《周易》是照亮道家思想的日月星辰!再者,三三得九,指九曲溪,九曲溪清澈明洁,用以比喻思想文化自然贴切,毫不牵强。朱熹《观书有感》:半亩万塘一鉴于,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 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正是用“清如许”的“活水”比喻思想文化。其三,在道教文化中涉及“九”的事物很多,如“九天”、“九丹”、“九守”、“九皇”、“九宫”、“九还丹”、“九天玄女”、“九转金丹”等等。武夷山的道士,命名“九曲溪”,劝九”象征“九天”。

再说“六六”。“六六”指“六丁六甲”。六丁六甲是道教神名。“六侗为阴神,“六甲”为阳神。六丁六甲放在一起,刚好是阴一半,阳一半——这正是道教的“太极图”。其二,“六六”又是三十六。三十六又可以代表“三十六天罡”。武夷山有三十六峰,这三十六峰正象征着三十六天罡在天之神;武夷有七十二洞,正象征“七十二地煞”。三十六加上七十二正是中国文化常常出现的一百零八!

这个密码一经破译,武夷山景区中许多文化之谜即随之涣然冰释:

1、武夷山的导游者长期不明白九曲溪各曲的确切分界点(只知伏虎石是六曲和五曲的分界点,陈天霖的《武夷山水》也是大致划分各曲)。而九曲溪到底几个转,也是含含糊糊,原来,这是道士们的有意安排,如果明确为“两个弯算一个曲”,那么如果是“八个曲”或“十个曲”怎么办?那样,道士就无法自圆其说。原来道士们需要“九”,古代九是“阳”性最大数,汉代董仲舒力主“崇阳贱阴”。武夷“崇阳溪”不是崇安到建阳而是“崇阳贱阴”之义。“九”是道士们需要的数字,不管九曲溪实际几曲,只能叫“九曲”表示它是“阳”中最大的——最“九天”(古时天为阳地为阴)。

2、武夷山风景区现在分为六个风景片。过去不是这样划分的,而是分三片:九曲溪一片,溪北一片,溪南一片。这样的划分方法极妙!水的北面叫做“阳”水的面面叫做“阴”,而九曲溪北,冲佑观附近,有一眼“龙井”,是方的,在古文化中代表“阴”(天圆地方)。四曲溪南,御茶园有一眼“通仙井”,是圆的,代表“阳”。“通仙”即“通道”。这些内容合在一起正是一个“太极图”。

3、武夷山中为什么许多峰峦没命名?原来,道士们在“营造”洞天仙府时,按需要给峰岩命名,峰岩的位置与洞府的布置关系不大的,不管它了,当然,就“剩下”不少没有命名的峰岩。而位置重要,要多次“使用”的峰岩,只好一峰多名了。

4、武夷景区诸峰,为什么有的叫“峰”,有的叫“岩”,有的山很大,称“岩”,如“晒布岩”、“仙榜岩”等等;有的山很小却称“峰”,如“飞来峰”、“文峰”等等。如今这问题理出头绪了。想一想武夷洞天仙府的结构吧,大致是这样:①凡是在“仙府”中的重要部位,大多称峰。②“活”的角色是“峰”。③相对不重要的部位是“岩”。④“无生命”的物是“岩”。⑤有“灵”性的是“峰”。⑥被道士排斥的是“岩”。譬如文峰,上有“玉皇大天尊”要称峰。升日峰、玉华峰分别代表红日东升,玉华光照,玉女峰是阴神”兜鍪峰是阳神,大王峰和狮子峰是把守“洞府”的角色,要有灵性,当然是峰;大藏峰、小藏峰代表“藏经阁”,有灵性,当然是峰!注意,并莲峰与鼓楼岩原是同一座峰峦,当它作为“莲花”,象征“出五世之浊,一无污染”时,就称并莲峰,而当把它作为“钟鼓”用时,就成了“鼓楼岩”!仙掌峰与晒布岩也是同一座山,当“晒布”用时称岩,而代表“仙掌”(即道家手段)时就改为峰了!飞来峰,因为从“西天佛国”飞来,有灵性,理当称峰;天柱峰是支撑天宇的,很重要,也理当称峰。另一方面,它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酒坛(见《故事》),自然沾有“灵气”,则称峰;楼阁岩做了“神仙楼阁”是物,所以尽管很大,也称岩。此外,仙馆岩、仙榜岩都是物,也只好称岩了。再想想,北郎岩上有“寿”字,是放蟠桃的桌子,也只好称岩。鸣鹤峰象征仙鹤——道家庞物,当然沾光了,要称峰!鹰嘴岩是道士赶出洞天仙府的“恶老鹰”,)见《民间故事》),只配称岩。为了崇道抑佛,所以,有和尚驻足的天心岩,虎啸岩也只好屈尊称岩了!循此原则类推,大致对武夷的“峰”“岩”会明辨大半。此外,上文说到三十六峰代表“三十六天罡”,按道家思想,“够资格”充当“天罡”的,才能称“峰”!其余的则是“岩”,是“石”。长的,横亘如墙的,则叫嶂,如铁板嶂,丹霞嶂等等。

5、为什么过去游九曲溪,要“一曲溪边上钓船”逆流而上,到六曲结束(“棹歌不向前途支,一览台边已尽收”),原因并非因为过去公路未通。真正原因是游洞天仙府要从“大门”进来。到六曲基本上参观完洞天仙府了。再进去只有钟鼓了!

6、以道教文化为境,鉴别《武夷山民间故事》和《山中奇谈》,我们会发现,其内容几乎都是服务于洞天仙府的。它原本是道家编撰,它属于道家文化体系。其中有神话道家的。如《游三蓬飞舟赴案》、《邱止山妙语驱怪》;有为神仙歌功颂德的,如《江小山灌田遇仙》、《仙凡对弈的故事》;有劝戒道士清心寡欲,莫贪心的,如《斗米峰的故事》;有用以“保护”洞天仙府,恫吓“破坏者”的,如《仙船岩乡民惊坠》、《卧龙潭虹板飞开》、《金鸡洞老翁探险》、《蓝原人毒鱼遭殃》;而铁象石背后接笋峰下“三仙姑挥剑壁崖,砸死九十九个野和尚”,云云,则看出道士必欲把佛门弟子赶出洞府而后快!至于说到《大王与玉女的故事》,其早先的内容与现在的内容大相径庭。目前流传的美好内容是后人加工改造过的,显得美丽多了,这代表了人民群众的美好愿望。而这《故事》在古代的原来面貌却对大王和玉女的惩戒甚为严酷,以至于严酷到动了“宫刑”。难道不是吗?
总之,流传于武夷的民间故事与山中奇谈之类,有浓厚的道家文化色彩,尽管经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但道家创作的痕迹仍清晰可辨……

武夷九曲溪的第六曲有仙掌峰,其“列嶂孤横,连云无极”被称为“岩壁第一”。“岩壁第一”即“仙掌第一”,进而又可解为:“道掌第一”。这意思就是“道士的手段高明,天下第一”。而仙掌峰之上的天游垅壁勒有“掌中”二字,这难道不正是道士们精心安排!这正告诉我们武夷山的一切控制在“道掌”之中。《武夷山志》上的诗句“至今石上留仙掌,十指青葱生绿苔”,正暗示我们,武夷山的岩面上都留着道士改造的手迹!
仙掌峰上有勒石“见石面”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你见到这块岩石就知道我道家(亦称仙家)的真面目了。有不可小看,手段高明之意。

武夷问樵台的故事

在武夷景区云窝问茶处傍,有一岩石如台似桌,勒有“问樵台”三个大字,其下七绝一首:

剔尽蓬蒿见石台

临流学的趣悠哉

投竿终日忘钓饵

独与樵翁话几回

落款为“万历丁亥上元明溪竭”。

“问樵台”三字勒于风景区门户,按通常的理解,当是提醒游人要向山中樵夫问路,以免迷途。俗谚云:“傍水识鱼性,靠山知鸟音”,“欲识山中事,须问砍柴人”。

武夷山文化,内涵丰富,上述解释显得过于平淡了,其实“问樵”还有“向世外高人询问”之意。

南宋鄱阳(今江西波阳)人洪迈编著有笔记小说集《夷坚志》。该书不仅在文学上有一定的价值,同时也是研究宋代社会史的有用资料。该书上载有一则故事:

南宋绍兴(公元1131-1162)初年,有一位名黄朴的人,从外地樵川来武夷寻访神仙,走遍武夷一无所获。一日,经过艰苦跋涉,时近黄昏,他走到白云岩下,见山麓有一草屋。听到外面有人路过,一个面貌秀丽的年轻道姑走出来。黄朴急忙趋前施礼,询问何处寻仙。道姑回答他:“洞天仙府隐覆无形,凡人找不到,当然神仙就更找不到了!现在很快就要天黑了,路也看不清了,你今天就在我这里歇歇脚吧”。黄朴是个规矩人,觉得不妥,说:“你一个妇道人家,又单身住此荒山野岭,我一个男人彼能在此留宿,违反礼义的事万万做不得”!道姑说:“这位客官,说得也在理,要知道这里多虎,晚上走液路危险,还是不走为好”。黄朴看看四周,暮色沉沉,茫茫蓬蒿,沙沙有声,顿时心寒胆战。无奈,只好坐在草屋外面。

半夜里一声虎啸,一只吊睛白额猛虎从山麓窜出,在月色朦胧中向黄朴走来,他吓得站不起来,冷汗直冒。这时草屋门忽然打开,道姑焦急地呼喊他赶快进来避险。但他想到男女授受不亲的“礼义大防”,终是不肯进屋。

说来也怪,老虎走到离他两三丈远的地方就不动了,虎视耽耽地盯着他。黄朴惊呆了,僵卧不动……时间,一分一秒慢慢地过去,天快亮了。老虎摇摇尾巴隐去了。

这时,道姑在他背后说:“真是有志虔诚的君子!洞天离这里不远,你是可以找到它的”!道姑指给他下山的路,并叮嘱说:“洞天的溪河对岸,那儿水太深,很危险,但你路上会遇见一个砍柴人,你诚心地恳求他,他会帮助你的”!

黄朴急急向山下走去,走到云窝附近果然见到一个银须老翁在路边砍柴。黄朴按道姑的交待赶忙上前施礼,苦苦拜求老人。老人听说是道姑教唆,气愤地抱怨着:“这饶舌的女人真是多话”!但最终经不住黄朴的恳求,只好答应为他带路,说:“闭上眼睛,紧紧地拉着我的衣服”。黄朴只觉得身体飘飘然升空,两耳忽忽风声,一会儿降到地上。睁眼一看,已来到一座巍峨高大道观殿堂。向前望去,只见一位神仙,头戴碧玉冠,身穿五彩霞袍,脚穿云履,端坐殿上。左右有道童,手持指尘。仙人发出宏亮的声音问道:“你是什么人,随便闯到我殿上,要赶快回去。回去后要好好积功德、做善事。待功德圆满时,才能来”。小道童招待他一顿胡麻饭后,把他送到山下。

黄朴回望山顶,仍是葱翠峭拔如前,没有什么两样。他很惊奇又不甘心,就跑到白云岩找道姑,想问个明白。到那儿一看,除了荒山茅草之外,什么也没有了。黄朴回家后,按仙人指点学会了辟谷,坐化在武夷山三仰峰。

明朝人留下的“问樵台”摩崖,是在向后人提示这个“黄朴问樵访仙”的故事。问樵台正在洞天仙府中心位置,对岸不远就是文峰——即“玉皇大天尊”和下城皋、上城皋诸峰岩。

武夷一线天风洞附近有一道勒壁诗:

一线天洞

一画先人见伏羲

群峰回合路逶迤

由来别洞藏仙窟

多少游人恐未知

朋友,你到武夷旅游,可曾找以洞天府?

九曲溪畔暗藏“九守”

“九守”是道教术语,道教规定教徒必经守持的九项修持内容,即:和、神、气、仁、易、易、清、弱。
“九守”内容载于《云笈七签》卷九十一。《云笈七签》为道教类书。道教称为箱为“云笈”。道书类别分为三洞)洞真、洞玄和洞神)和四辅太玄、太平、太清、正一),而总称“七签”,故名。《云笈七签》不仅集北宋以前《道藏》主要内容之大成,而且保存了不少已失传的道教经籍片断,是研究道教文化的主要资料。

令人惊奇不已的是武夷九曲溪每一曲都有景点(或建筑)分别与“九守”的各守则内容诸条一一对应相符。

“九守”的第一守为“守和”。“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故贵在守和”。冲:虚,空虚。《老子》“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盈,指非常充足)。现在位于一曲大王峰下的朱熹纪念馆是万年宫旧址上改建的。万年宫又名武夷宫,始创于唐天宝年间(公无742-755年),称天宝殿。历朝历代数易其地,数易其名。明代乃称以,改为冲元观。“冲元”的意思就是“九守”以“冲气以为和”开始(元:开始,第一。《公羊传·隐公元年》:“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

“九守”的第二守为守神。“人之耳目何能久劳不息,人之精神,何能驰聘而不乏,故须内守而不失”。现在武夷洞天之谜已揭示。在洞天门门口正是二曲开始之处,这里有“阴神”——玉女峰和“阳神”—兜鍪峰守护于此。正暗藏“守神”意思。

“九守”的第三守为“守气”。“血气专乎内而不越外,则胸腹充而嗜欲寡,故当守气。”三曲溪面有峰岩名为宴仙坛。“宴仙”就是道士吃喝饮宴,填饱胸腹,满足嗜欲的意思。正暗合“胸腹充而嗜欲寡。

“九守”的第四守为“守仁”。“为仁义者不可以死亡恐,可无为无累”。无为无累的意思是无所作为,亦无所牵挂。四曲溪北有仙钓台,顾名思义,宛见仙人悠然垂钓,断绝俗务,其乐逍遥,正是“无为无累”。更为玄妙有趣的是仙钓台上有两根“钓竿”,横插崖际,不腐不朽,百年如故,谓为神奇。“守仁”的“仁”字可拆为“人”和“二”两字。“仙钓”合意正是仙“人”守此“二”竿!“仙人”是看不到的,所以我们只能见到这仙钓台上二根钓竿了。

“九守”的第五守为“守简”。“……不贪多积,而求养生之和。”意思是衣食日用要有节制,力求简朴不贪欲,不求多积财物。五曲溪畔有接笋峰。“接笋峰”三字勒于其壁,笋即是幼竹、竹与笋是多节之物,这正暗合“守节”。

“九守”的第六守为“守易”。“量腹而食,度形而衣,容身而游,适情而行。不为贫贱富贵而失其性命。”守易则是要善于因势变化,顺随自然。比如,要随胃口的好坏决定进食量多少,随身体胖瘦变化而穿不同大小的衣服,按健康之需要而活动躯体,心情适家才外出流放,不要因为贫贱或富贵境遇环境的变化而破坏心境的平和自然。六曲溪北有仙游岩,天游峰,一览台,一览亭,正是仙人的游乐场所。暗合“容身而游,适情而行。”

“九守”的第七守是“守清”。’神清则知明,知明则心平,神清意平,乃能制物之情”。清,安静。第七个守则是要保持心神的清静,不起杂念。这样才能使智慧敏锐,无私心杂念则心平气和,心气平和才能降制万物。九曲溪的五曲溪畔于“峥嵘深锁”的茶洞之内有座清隐岩。“清隐”就是七守清隐于此!“隐”,即藏。如果在七曲找得到就无所谓“隐”了。

“九守”的第八守是“守盈”。“天之道,损有馀奉不足。盈即损,故不欲盈”。意思是对充盈程度要把握好。自然的规律是使过分饱满充盈的事物得到减损。八曲溪北有鼓子峰,溪南有仓廪岩。“鼓子”是鼓胀饱满的意思。“仓廪”是粮仓,也是殷实饱满的意思,暗合“守盈”。

“九守”的第九守为“守弱”。“天下之要,不在于彼而在于我,不在于人而在于身,身得则万物备,故圣人持养其神,和弱其气,平抑其形,而与道沉福物感而动,事迫而动,不得已而用,不敢为天下先”。守弱的意思是凡事虚已以待,不要争强斗胜,外表要保持柔弱不争的面貌,最重要的是珍惜和修养身心,遵循“道”的要求去做。必不可少的行动那是由于迫不得已,万不可锋芒毕露争前恐后。九曲溪的九曲北岸过去曾有和阳道院。“和阳”,就 和弱阴阳二气,即“守弱”中提到的“和弱其气,平夷其形。而与道沉副。

“九守”从道观始——冲元观始,至道院“终——和阳道院终”。表明九曲溪从一曲到九曲上述地名的设计安排全是道家的策划。道家既然占踞控制了九曲溪的头尾两端,当然中间部分亦道莫属!

《老子》第一章说应该从经常不见其形之处体察“道”(“无名”)的奥妙,应该从经常显露其形之处体察万物(“有名”)的归宿。“有名”和“无名”这两者来源相同名称各异,它们都可以说是幽深的,它们幽深而幽深,是众多微妙变化的门户,即“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洞天仙府第一山

武夷山天游峰上天游垅有醒目的“第一山”巨幅摩崖,为清代“道光壬辰冬武显将军岭南徐庆超书”。
这里的“第一”是指什么?

大名鼎鼎的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在《武夷山游记》中赞美天游峰说:“其不临溪而尽武夷之胜,此峰固应第一也”。自此之后,大多文章均沿袭此说来解释武夷“第一山”摩崖。于今似乎“第一山”摩崖解释已成定论。

我们认为上述解释值得商榷。

通过对武夷山摩崖石刻的观察分析,我们发现天游垅的“第一山”,桃源洞寿桃石上的“寿”和七曲北廊岩的“寿”字均为“道光壬辰冬武显将军岭南徐庆超书”。这是研究“第一”问题的重大线索。

武夷山洞天仙府之谜已经揭示。从洞天仙府的角度观察:“玉皇大王尊”在五曲文峰,北廊岩“寿”字和桃源洞的“寿”字均在他的左边。两个“寿”是武显将军岭南徐庆超”向“玉皇大天尊”敬奉的“寿桃”。再看看“玉皇大天尊”的右边有什么。四曲有鸣鹤峰,七曲有上城皋(又称上城高),六曲有下城皋(亦称响声岩、神皋岩)。皋,意为“沼泽”。《诗经·小雅·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鸣鹤峰、上城皋、下城皋三者的寓意是“仙鹤鸣于上、下城皋”。于是,“玉皇大天尊”左边是“蟠桃双祝寿”,右边是“仙鹤两唳鸣”!按“阴阳五行说”内殿是“阴”,双数物也是“阴”,所以“供品”要双数。过去,给老人祝寿贺仪常是“寿烛双辉,寿面千缕”。

龙、虎、福、寿等字从古至今均为书法上常常表现的字,每个字均有多种写法——特别是寿字,古有珍贵的“百寿屏”,上有百个不同的“寿”字!我们观察徐庆超的两个“寿”字,均为正楷书而且结构一样!这在古文化惯例中是反常的,特别是同一人,在同一地的书法作品。唯一的解释是:向玉皇大天尊敬献寿桃要毕恭毕敬,而且两只寿桃要求一模一样!

由此,我们得出结论:清代“道光壬辰冬武显将军岭南徐庆超书”的“第一山”其本人原意是赞美武夷山洞天府的。这里的“山”是复数,指武夷全山。

明代徐霞客赞美天游峰“其不临溪而尽武夷之胜,此峰固应第一”,他是作为一个地理学家从天游峰所处的优越地位位置来评价“此峰故应第一”,其见解是极为精当的!后人以徐霞客之说解释清代徐庆超书的“第一山”三字含义,是不妥的。对武夷山“第一山”摩崖石刻的解释当以摩崖石刻作者本人原意为据。

天下“第一山”不知有几多!但武夷山道教洞天仙府奇观却鲜有所闻,武夷山道教洞天仙府奇观当属天下“第一山”!

道教定名的“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是唐代确定的,而武夷山洞天仙府的 “建设”,直至清代道光年间徐庆超仍在“加工”,使其完善以臻尽美。武夷山洞天仙府奇观的揭示不仅仅对武夷山文化旅游有意义,而且为中国道教文化史增添了精采的一页。

相关链接

迷雾中的道教仙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