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武夷理学的甘霖洒遍海内外

发布时间:2017-08-16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598 | 字号:

    武夷理学源远流长,而武夷理学以朱子理学为中心。朱子学从14世纪开始,相继传入朝鲜、日本、越南等国,对这些国家的思想界发生了重大影响。朝鲜李氏王朝极力推崇朱子学说,对批判佛学起了积极作用,于是李氏对朱熹推崇备至,甚至把朱熹的《小学》书籍作为殉葬品。被尊奉为“海东朱子”的朝鲜学者李滉(字退溪),把朱熹看作古今天下之宗师,自谓“步趋六经,以紫阳为依附”,把自己看作朱熹学说的师承人。日本在德川幕府时代,就以朱子学作为精神支柱,成为官学。在现代日本社会里,朱子学仍被捧为金科玉律,把它运用到经济建设和管理中去,所以称日本为“东西合璧的儒家资本主义”。18世纪以来,欧美学者也对朱熹思想进行研究。近年来,他们对朱熹学术的研究有了可喜的进展。1983年2月在美国的夏威夷召开了朱熹学术思想的国际讨论会。亚洲各国学术界对朱子学研究更臻于经常化,韩国专门成立了退溪学研究院,1976-1990年召开了十数次的退溪学国际研究会。当讨论到李退溪的学术思想源流时,都要追溯到朱熹。更有学者尝试着把东方的理学思想和西方某些哲学观点结合起来,创造一种新的哲学体系,朱子学的精髓日益融化到世界思想史的体系中。目前,世界上有几十个国家的学者研究朱熹思想,以期达到为当前的政治、经济服务的目的。日本、美国、加拿大以及我国台湾、香港的朱子学专家还先后前来武夷山考察理学胜迹。

    1990年10月,纪念朱熹诞辰860周年暨国际朱子学学术研究会在武夷山市召开。日本、新加坡、美国、加拿大、泰国、马来西亚、韩国、法国以及港、澳、台地区的朱子学专家一百余人欢聚一堂,瞻仰朱子胜迹,研讨朱子学深奥之理。大会特邀请台湾的国民党资深人士陈立夫先生莅会。陈立夫专函赐复,谓因系现职公务员,未克前来。他托台湾的同宗陈大络教授携带贺联赠给大会,贺联为陈大络所撰,文曰:“八闽理学和风起、两岸 文章甘雨来”“以八闽理学作砥柱,为九洲文化奠磐石”。

    为迎接盛会的召开,武夷山建立了朱熹纪念馆。这个馆暂设在冲佑观的旧址上,座落在威武的大王峰和神奇的幔亭峰下,面临溪流碧透的九曲溪,四旁古树荫蓊,修竹苍翠。馆外高悬“朱熹纪念馆”五个金色大字的匾额,为方毅所题。馆联为行书:“接伊洛之渊源,开海宾之邹鲁”。进入馆内,迎面就是两株朱熹当年手植的丹桂,人们称之为“宋桂”,虬枝盘折,新叶繁茂,象征着朱子学的研究日益昌盛兴旺;扑鼻的三秋桂香,沉醉了当年参加纪念盛典的中外佳宾。大殿前有一幅“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对联,表达了朱熹哲学体系博大精深和儒家所倡导的人生处世的风范。进入展览厅,首先是一尊朱子坐像。他执卷拈须,若有所思,似在探究理学,也似在反躬自省。坐像两侧是著名金石家潘主兰撰并书的对联,文曰:“反躬践实,穷理致知,传二程之分流;讲学授徒,著书立说,配十哲以垂馨”。厅内外楹联颂扬了朱子学的历史功绩和朱熹的高尚人品,赵朴初撰并书的联文曰:“千古敏以求,性天学述二程子;三字不远复,心地功行九曲溪”。展厅用照片、图画、实物令人信服地展示了朱熹不平凡的一生,其中重点介绍了他在少年时代来到武夷山五夫里从师苦读一直到构建武夷精舍、奠定理学道统这一段坎坷不平而又富有传奇色彩的历程。展出的朱熹书法作品也吸引了众多的瞻仰观光者。朱熹是南宋著名书法家,字体端庄清俊,笔画遒劲挺拔,有很高的欣赏价值。馆内还展出了国际朱子学界近年来进行频繁的交流互访的盛况,如韩国朱氏宗亲会每年清明节来祭扫朱熹墓;韩国退溪研究院经常向展馆赠送书籍资料,以及海峡两岸朱子学研究者于1991年来到武夷山进行学术交流活动等。

    号称“道南理窟”的武夷山因长时期容纳了众多的理学家而扬名于九州。继承和借鉴中华民族的优良文化传统包括朱子学的精华部分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为此,武夷山市成立了武夷山朱熹研究中心。它的成立,必将推动对朱子学这一门世界性学说的研究,也必将使武夷山这一朱子理学的发祥地更加繁荣昌盛。

    朱子热的兴起,反映了政治上的安定必然导致学术上的繁荣。当然,对朱子学持批判甚至否定的观点也是正常的。正如著名哲学家蔡尚思为《闽学研究丛书》撰写的总序中所说的“被批评的对象,从朱熹本人到闽学研究丛书的编述者都应包括在内。”

    谨以著名易学研究专家、已故福建师大教授黄寿祺先生的《谒朱子墓有感》这首诗作为本书的结束语。

    谒墓黄坑大林谷,低头膜拜岂无因。

    时贤莫笑传朱学,朱学能传有几人!

相关链接

武夷理学的甘霖洒遍海内外 清代大力褒扬武夷理学家 明朝理学增添武夷岚色 武夷山扬名于元朝重视理学之时 朱熹同道遍及武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