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明朝理学增添武夷岚色

发布时间:2017-08-09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1044 | 字号:

    至明朝,理学中的“阳明学派”崛起于华夏。阳明学派的始创者王守仁(1474-1528年),字阳明,故世称阳明先生,他是明年著名理学家兼教育家。他的学术观点与陆九渊相通,所以世称“陆王心学”。这位当时的理学巨子曾两度游学武夷山,为“道南理窟”添了不平凡的篇章。

    王阳明年青时即接受了朱熹的“格物说”和圣人可学而至的思想,遍读朱熹著作,多受启发。正德元年(1506年)因反对宦官刘瑾弄权受廷杖,差点送掉性命,尔后贬谪为贵州龙场驿丞。贬谪途中,为避刘瑾之害而逃遁武夷,流连数日,遍访名胜,并瞻仰朱熹所创办的紫阳书院。

    正德十五年(1520年),他被起用之后奉旨巡抚江西,再至武夷,高兴之余,赋诗抒情,诗中“山中又遇武夷君”之句,愉悦之情,溢出诗行。他还在武夷宫冲佑观向莘莘学子传授义理之学,颇有佳名。王阳明逝世后,武夷山邑人为其建祠长年祭祀。原先建祠于溪南一线天,因为岁久而倾圮。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他的弟子们在阳明先生早先教学过的武夷冲佑观附近的西禅岩之麓兴建“王文成公祠”,并置田五十石以供祀事,还在一曲水光石上摩刻为纪。纪文曰:

    阳明先生祠旧在一线天,岁久倾圮。建宁二守董君燧锐意修举,乃白于太守君南刘君佃,谋改新之,命崇安知县载瑞、主簿口祉经略其事。爰拓基于幔亭峰下改建焉。适庐陵贺君泾调官过武夷,乐赞成,获睹其盛,乃为首倡,有‘幔亭峰下桃千树,化雨年年依旧春’之句,遂刻于石。时春元杨嶷、黄嘉宾、指挥王子章、监生黄湖俱同游,因纪之,以志岁月云。嘉靖戊午春正月吉旦,吾南书。“(清董天工《武夷山志》卷之七)

    主持建立祠堂的建宁郡守刘佃特地写了题为《王文成公祠》(清·董天工《武夷山志》卷五)的诗:

    洙泗源流道脉长,先贤继起振颓荒。

    钟奇东浙才猷壮,树绩西江德业芳。

    遗像堂堂临碧水,新祠奕奕向青阳。

    经营幸赖诸君力,舞拜先陈一瓣香。

    王文成公祠虽然已经倾圮无存,但有关建祠的摩崖石刻仍保存完好。人们从诗刻“遗像堂堂临碧水,新祠奕奕向青阳”的佳句中可以相象当年华构的全貌以及学子们争趋瞻仰的盛况。

    王阳明之外,与武夷山结缘的明朝著名理学家还有李材、黄道周、陈省、刘基等人。

    李材,号见罗先生,曾在武夷山的见罗书院讲学著述数年。他一生著述颇丰,有《道性善编》、《大学约言》、《知本同参》等。见罗书院也称武夷山房,是李材的学生为他构筑的讲学之所。清董天工《武夷山志》说它座落“在(九曲)后溪山坡上,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督学徐即登建,迎其师中丞李见罗材讲学于此,亦名星村精舍。”

    李材,字孟诚,江西丰城人。嘉靖进士,授刑部主事,历官云南按察使、右佥都御史。万历间受劾,“有旨逮问,长系十余年”(民国《崇安县新志》卷三十),谪戍漳州镇海卫,经常往返于建州武夷山。后来转寓建安(今建瓯县)。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离建安,返里转赴云南,重新被起用。按此推算,李材先后在武夷山见罗书院讲学达八九年之久。

    李材讲学于见罗书院,学子甚多。明人郭子章撰写的《见罗书院记》说明了这一点:“先生居镇海,往来兹山,益修明朱子之学,四方朋来,履满户外。”他讲学之余,还经常游览武夷山,曾在八曲的活水洞留下题写景名的摩崖石刻“涵翠岩”三字,石刻至今犹存。他在一曲水光石的摩崖石刻“修身为本”[书于万历二十一年(1593)],充分表达了他的理学思想。他的学说即以修身知止为要,曾提出“古之欲明明德至修身为本,何谓也?盖详数事物各分先后,而本归于修身也。本在此,止在此矣。”(李材《大学约言·知本义》)该石刻至今保存完好。

    与武夷山结缘的明朝理学家中,表现人格最高尚,气节最凛烈的要算是抗清英雄黄道周了。南明时期,这位理学家从高卧茅庐的武夷茶洞书室出山抗金,后因兵败被俘,坚贞不屈,被绑赴刑场斩首。就义时骂声不绝面不改色。

    黄道周(1585-1646),字幼年,号石斋,福建漳浦人,天启二年(1622年)进士。“授翰林编修,以上疏刺大学士周延儒、温体仁,斥为民。至余杭,学者闻道周至,筑书院于大涤山请受业。旋复官,历少詹事。杨嗣昌夺情疏劾之,贬江西按察司照磨。以巡抚解学龙推荐,触帝怒,戌广西。旋召还,赐假寓武夷讲学经年”(民国《崇安县新志》卷三十《侨寓》)。根据《明史》卷二百五十五《黄道周传》记载,他假寓武夷讲学的时间当在崇祯十五至十七年(1642-1644)之间。

    黄道周筑室讲学的所在地——茶洞,在武夷山风景区九曲溪的第五曲之北。相传洞中产茶曾甲于武夷,故名,为三面环山的谷地,面积约三千多平方米,仅西侧岩罅可通。洞内环境清幽。明代旅行家徐霞客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曾游此。他写道:“四山环翠,中留隙地如掌者为茶洞。洞口由西入,口南即接笋峰”(明《徐霞客游记》)。这里的确是胜景荟萃之地。宋朝以来多有名人在此卜筑隐居。黄道周在武夷寓居讲学之时经常在茶洞接待学友畅谈国事和学事。正当他侃侃而论理学之要旨时,传来了甲申之变的铁蹄声。是年,清兵入关,江山易色,在国难深重之际,他毅然投笔出山,辗转到南京辅佐福王,为南明小朝廷服膺。临行前,他怀着对女真贵族的极度愤恨和对武夷名山的无限怀恋,写下了《甲申出山作》的四首诗,其中一首是:

    帘洞云深溯未从,轻舟波驶失从容。

    三生岭外无多径,石鼓崖前又数峰。

    鹤爪擘窠分水脉,鱼鳞着树上油松。

    日斜欲出裴村路,愧听幔亭子夜钟。

    在黎民遭受异族蹂躏的呼号声中,这位爱国的理学家再也不能高卧茶洞静听幔亭峰的夜半钟声了。黄道周以诗赋志,他急如流星地出山奔赴国难。诗中所说的“欲出裴村路”,就是指从武夷山北上南京途经裴村驿站(今武夷山市公馆村)的一条大驿道。抵达南京后,他任南明王朝的礼部尚书。清顺治二年(1645年)五月,南京沦陷。同年六七月,黄道周等遗臣又拥立唐王聿键为帝,建都福州,改元隆武。他当了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并再次到武夷山,任务是招募兵员。民国《崇安县新志》卷三十《侨寓》记载着他的这一次行止:“行边所至,召募抵崇安。”后率师出衢州,与清兵遇于婺源,战败被执,不屈被斩。黄道周成为武夷山理学家为着弘扬民族气节而献身的第三位先贤(另外二位为刘韐、谢枋得)。清道光五年(1825年),黄道周从祀孔庙,受到人们的尊奉。

    明朝还有一位理学家长期寓居武夷山,他就曾任兵部侍郎的陈省(字幼溪),他伫留这座名山的时间长达20年,仅次于朱熹,留下了大量的著作和题刻。

    陈省是福建长乐人,万历十一年因得罪权贵而退隐武夷,后终生不出。他在武夷山云窝构筑幼溪草庐,作为著述讲学和生活起居之所。纪溪草庐集中了宾云堂、楼云阁、巢云阁、巢云楼、研易台、生云台、啸云洞、聚乐洞、栖真阁、迟云亭、寒绿亭、红叶亭、碧漪亭、停云亭、竹坞、问樵台、青莲石沼等一系列建筑。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陈省研究易经的处所——研易台。它构建于云窝一处广可坐百人的石洞内。洞内云蒸霞蔚,风景幽清。他在叙述洞中研易之乐趣中这样写道:“洞夹两石之间,茂树蓊翳,微风从洞中出,气凛冽,六月无暑。背有巨石如屏,石傍有罅,累登而上,接以木梯。石顶架小阁,深丈五尺,广狭如石。后设门,前为槛,余置几读易其中,因名曰:‘研易台’云”。(清·董天工《武夷山志》卷十一)据记载,他在这里研究易以达13的之久,偶有所得则敷衍成文,撰《幼溪集》四卷、《武夷集》四卷、《得闲子》四卷,并刊于世,对发扬和传播朱子理学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明朝著名理学家刘基,曾是武夷山的一位匆匆过客。他在军务倥偬中策马经过闽赣交界的分水关进入武夷山。在分水岭,他满怀豪情地写下题为《分水岭》的诗:

    峻岭如弓驿路赊,清溪一带抱上斜。

    高秋八月崇安道,时见棠树三两花。

    麋,麋鹿在面临绝望的情况下,毅然跳崖,诱迫老虎与它一道坠涧而同归于尽。目睹这一惊心动魄场面之后,刘件温理学思想中的抑强扶弱观点上升为文字:麋虽死而与虎俱亡,使不跃于崖则不能致虎之俱亡也。”他接着大加赞颂麋鹿的大智大勇,极力嘲讽老虎之愚蠢跋扈:“虽虎之冥,亦麋之计得哉!”(《郁离子·麋鹿》)意即:老虎吞噬不到麋鹿反而葬身万丈深涧,这虽然是老虎的愚蠢无知,主要还是由于麋鹿的大智大勇所致。刘伯温写这篇寓言的立场是明显的:在和恶人斗争的时候,与其束手待毙,不如和他们同归于尽!
    武夷山的匆匆过客刘伯温为这座名山仅仅留下两首诗和以它的风物为素材的寓言故事吗?民间的答案为“否!”传说他在武夷山也留下了预示500年后世事大端的《烧饼歌》,歌谣荒诞诡谲,数代传抄不辍,但也有许多应验的条目。山民因为这位“半仙”曾来过武夷山而加倍相信《烧饼歌》中奇幻的预言,由此也就益发增加了武夷山的神秘感。

相关链接

武夷理学的甘霖洒遍海内外 清代大力褒扬武夷理学家 明朝理学增添武夷岚色 武夷山扬名于元朝重视理学之时 朱熹同道遍及武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