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丽娘倾心爱夫子 龟精谗言中硃笔

发布时间:2007-04-29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491 | 字号:

    话说南宋淳熙年间,朱熹辞官回到武夷山,在碧水萦绕的五曲溪畔建起了武夷精舍。那四方的学子,慕朱夫子大名,纷纷前来求学听经。

    朱熹住在清隐岩下的茶洞旁,这里奇峰秀水,丹岩翠壁,一道道瀑布从天游峰上“哗哗哗”地流泻下来,银花飞溅,纷纷扬扬,像一片片雪花撒落在雪花泉里。泉处长满了一丛丛碧绿的岩茶,山风吹过,清香沁人肺腑。朱熹在秀丽的山光水色里专心做他的学问。他饿了,吃一块冷地瓜;渴了,喝一杯浓岩茶;冷了,跺跺脚取暖;困了,舀一瓢泉水洗脸提神。每天著书到深夜。

    日落月起,花开花谢。朱熹年复一年地文不离口,笔不离手。他读呀,写呀,蘸干了十几缸墨汁,写出的稿卷堆满了整个书房。弟子们谁不敬佩朱夫子刻苦用功、博学多才呢!

    可是,朱熹独居深山,在幽静中也感到寂寞。

    早晨,他送走了一团团飘过窗口的云雾。

    晌午,他目送着一只只飞过门前的山雀。

    晚上,他静听着一阵阵刮过屋顶的山风。

    冬去了,春天又来了。月缺了,十五又圆了。朱熹在寂寞中更加怀念起早逝的妻子。他把盏对着明月,遥祭刘夫人,不时又自饮几盅,借酒来浇愁哩!

    一天黄昏,日头刚落山,朱熹正对着满天的晚霞吟诗作赋,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先生,先生”银铃一般的呼唤声,忙出门一看,见茶洞外的独木桥上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正笑吟吟地朝这边走来。那女子一步一颤的,震得独木桥吱扭吱扭地响着。忽然,朱熹看那女子脚下一滑,差点儿绊倒,就急忙上前扶着她从桥上走了下来。

    “你是何人,家住哪里,为何来到此地?”

    “我姓胡,名叫丽娘,家住在五曲河对面,因仰慕先生的才学,特来拜夫子为师,请受学生一拜。”

    丽娘深情地望着朱熹,一边说着,一边就向他施礼参拜。

    朱熹又惊又喜,心想:我平生虽有弟子数百,却从未收过女流。但这女子端庄识礼,又如此求学心切,想来并非俗人,还是不妨收下她吧。朱熹扶起丽娘,问过她平日的读书情况,就将她引入书房,向她讲授起四书五经来了。

    这丽娘确实机灵,聪明过人,不一会儿,就把先生讲的全都记住了,而且能背会诵,对答如流。

    朱熹一时高兴,搬出自己的一大迭诗稿给丽娘看,丽娘见诗稿上密密麻麻地写了许多绝句,画了许多红圈红杠,知道先生为了学业沥尽心血,很是感动,就说:“先生,就让学生把诗稿誊写一遍吧!嗯?”丽娘见朱熹笑着点了点头,就磨墨提笔,在纸上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朱熹默默地站在一旁,见丽娘书法如行云流水,似龙飞凤舞,笔触潇洒娟秀,字字珍珠,不禁呆住了:这女子果有才气,今天收为门生,日后也不枉费老夫一番心血呀!

    丽娘专心致志地誊写,刚抄完一篇,无意抬头见朱熹正凝神看着自己,那颗心立时提上了胸口,脸也红了,她轻轻地喊了声“先生”,便羞涩地低下头来。朱熹心头一热,马上察觉出自己举止有失,慌忙支支吾吾地走开了……

    从这以后,丽娘风雨无阻,天天晚上来到朱熹的书房。她读遍了四书五经,替朱熹誊写了很多很多的诗文,还常常陪先生吟诗作画到深夜哩。

    丽娘聪明贤惠,不但才学过人,而且非常温柔多情,体贴先生:

    朱熹饿了,她悄悄地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竹笋香菇面。

    朱熹渴了,他又轻轻地送来一盘甜蜜蜜的武夷山桃李。

    六月酷暑,她为先生摇扇送凉。

    早春寒夜,她又为先生起火取暖……

    这一来,朱熹的著述越来越多,文思越来越敏捷。丽娘的心像浸在桂花蜜里,从外到里都甜透了。

    丽娘的柔情体贴,使朱熹感到温暖与欢乐;偶尔思绪缕缕,在灯下写了这样一首七绝:

        川原红绿一时新,

        暮雨朝晴更可人。

        书册埋头何日了,

        不如抛却去寻春。

    话说朱熹爱丽娘的才学风貌,爱她的温柔多情。每天一早,丽娘走了,他就觉得孤单,总是巴望着日头快落山,月儿早点升起。

    这天傍晚,朱熹因思念丽娘,去平林渡口散步等她。忽听得有人唤了声“朱夫子”,回头见是摆渡的乌老头两口子,忙停了脚步。

    这两口子长着三角脑袋,鼓着双金鱼眼睛,男的又高又大,女的又矮又小,一身穿戴黑不溜秋的,活像一对丑八怪。乌老头朝朱熹瞅了瞅,摇摇三角头,伸长又黑又细的脖子说:“哎呀,朱夫子,看你这气色不好,定是中了邪呀!”

    乌老婆子扯着嘶哑的喉咙,阴阳怪气地叫道:“是呀,是呀,中了邪呀!这邪气入骨,要大难临头啰!”

    朱熹问:“此话怎讲?”

    乌老头说:“你可知每天晚上到你书房的女子是谁?”

    朱熹反问:“你说她是谁?”

    乌老头说:“她是武夷山的狐狸精哩!”

    “啊?!”朱熹大吃一惊,又急忙问道,“狐狸精到我书房为何?”

    乌老婆子又拖长她那嘶哑的喉音接上话说:“谋你的才学。——唉,糊涂呵,狐狸精还要谋你祖传的玉碗!”

    朱熹听了心里纳闷:自从来了丽娘,我笔下生花,学业精进,这与她的相助是分不开的呵!那祖传的玉碗么?丽娘每晚都要擦上几遍,小心地供在香案上;她岂有谋财之意呢?好端端一个正经女子,怎会是狐妖?

    “胡言乱语!”朱熹厉颜正色的说着,就拂袖而去了。

    朱熹走回书房,推门一看,不知丽娘何时已在灯下为他缝补衣裳了。他心里感到一阵温暖。他仔细端详,越觉得丽娘长得秀丽、端庄,脸如出水芙蓉,眼似闪闪明星,那双巧手飞针走线,眼边嘴角含笑,更见脉脉含情,禁不住轻声地唤起丽娘的名字来。丽娘见先生深情地打量着自己,脸一红,心里头像有只小鹿在跳。她忙站起把补好的衣服披在朱熹身上,然后挑亮灯芯,摆好诗书,准备听先生讲课。

    可是,朱熹哪有心思讲课呢?他虽不相信丽娘是狐狸精,但摆渡佬的话像毒蛇一样死死缠着他,咬着他,搅得他心神不定。

    丽娘一看先生脸色不好,忙问:“先生,看你这脸色,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了?”

    朱熹慌忙摇摇头,掩饰地说:“哦哦,没有,没有……”

    丽娘问:“那你……?”

    朱熹说:“丽娘……我今天遇到摆渡人了……”

    “啊!”听朱熹说遇到摆渡人,丽娘暗暗一惊,心头像被铅块猛击一下,又沉又痛。好久好久,她才抬起头来,颤抖地对朱熹说:“先生,你不要听信谗言,不要听信谗言呀!”

    朱熹见丽娘眼里滚下两串亮晶晶的泪珠,忙上前劝说:“丽娘,我不信,不信那些谗言……”

    从这以后,朱熹和丽娘结成了一对恩爱夫妻。但好事多磨,在欢乐中也隐藏着祸患。

     一天,朱熹出门散步,就觉得有人在他背后嘀嘀咕咕。走进学堂,又见弟子们在议论狐夫人……朱熹正闷闷不乐,又遇到那两个尖头三角脸的摆渡佬。

    乌老头说:“大胆妄为的朱熹,老生好言相劝,你非但不听,反而背叛圣贤礼教,与狐狸结为夫妻!”

    乌老婆子又怪声怪气地帮腔:“哎呀,唉唉,朱夫子——你不信,不妨照我的老头的办法试一试……”说着,两口子在朱熹耳边叨咕了一阵,转眼不见了。

    真是大晴天响起霹雳,六月里降下大雪,朱熹听愣了,心如乱麻地回到家里,在床上翻来复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他只好拿起硃笔,坐在案前批改文章。

    丽娘见先生没有入睡,温存地陪着他坐到天明。一连两夜都是这样。到了第三天晚上,丽娘实在困极了,上下眼皮一直打架,只好伏在书案上睡着了。

    四更天时,朱熹打了个瞌睡醒来一看,就被眼前一片光亮惊呆了:果然,一对碧绿透明的玉筷从丽娘的鼻孔里伸了出来!他慌忙上前想喊醒丽娘,只听得“咣当”一声,玉筷被碰落地上,闪出一只狐狸的影子,一晃就不见了。接着丽娘乍醒过来,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心痛欲裂,浑身颤抖得站也站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簌地滚了下来。她哭道:“先生,我们要分别了,我虽有心陪伴夫子终身,但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走了……先生,丽娘走了,无人问寒问暖,无人添衣送茶,你要自己珍重,珍重呀……”

    朱熹心如刀绞,紧紧地抓住丽娘的手说:“丽娘,你,你……你不能走,不能走呀!”

    丽娘摇摇头,痛苦地说:“先生,我是武夷山修练千年的狐狸精。因为仰慕先生的才学,知道先生的寂苦,所以每晚渡河来到书房,照料先生起居,陪伴先生读书。不料,平林渡的摆渡佬,那一对害人的乌龟精,想谋先生的玉碗和丽娘的玉筷,曾跟我斗法,被贬在那儿摆渡。他们恶言中伤,拨弄是非,四下暗里挑唆,使我俩分散,生离死别,我恨,我恨呀!……先生,如今丽娘千年道行已破,玉筷离身,归宿洞穴,我该到南溟靖里长眠去了……先生呀,丽娘不能跟你百年到老了,只能在高高的南溟靖里把你相望……”

    丽娘泪水涟涟,与朱熹难分难舍。忽然空中唿隆隆滚过一阵闷雷,在一阵旋风里闪过一对黑影。丽娘泣不成声,指着窗外黑影喊道:“先生,是它们,毁了丽娘,就是它们……拆散了我们恩爱夫妻呀!……”

    朱熹气得咬牙切齿,浑身打颤,抄起硃笔扔向窗外,只见硃笔像燃烧的箭直飞而去。两个摆渡佬立时“啊”地叫了一声,就变回一对乌龟原形,慌忙地往九曲上游逃去……等朱熹回过头时,丽娘已经不见踪影了。

    朱熹发狂似地追出房门,对着空旷的山野大声喊着:“丽娘——!丽娘归来!丽娘归来!……”可是,丽娘一去不复返了,不是她不愿归来,是她归不来了呀!山谷里只留下一阵阵断肠的回音……

    天渐渐地亮了,朱熹沿着崎岖的山路,急匆匆地爬上隐屏峰顶,啊!高山的林涛在哀呜,雪花泉的流水在哭泣,只有南溟靖门口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山花,花丛里静静地躺着一只美丽的狐狸。她紧闭的嘴唇像蕴含着心里的愤恨,她深情的眼睛还含着两颗晶莹的泪珠!

    朱熹痛似肠断,他采一朵鲜花,哭一声;哭一声,又采一朵鲜花,慢慢地用眼泪和花儿把狐狸掩埋在南溟靖里。民间传说,他还在洞前立了一个“狐氏夫人”的石碑。从此,武夷人就把南溟靖叫做“狐狸洞”了。直到如今,凡是往来武夷山的游客,都一定要爬上狐狸洞去,看一看那位多情的丽娘!

    至于那两只慌忙逃窜的乌龟精,刚爬上八曲水狮旁边,再也爬不动了,变成一对石龟。这就是我们现在乘竹排游九曲时所见到的上、下水龟。那小龟歪歪斜斜地趴在大龟背上,传说那是矮小的乌老婆子中了硃笔后,骨头变软了,跑不动了,就由乌老头背着跑。到了水狮地方,一头栽倒溪里,就死了。至今还一上一下趴在水里哩!

相关链接

船棺之秘 仙字之谜 彭祖之谜 武夷族的渊源之谜 伏羲玉斧劈山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