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分享到:

饭头行善列仙班

发布时间:2007-04-29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407 | 字号:

    五曲云窝,有一座陡峭无比的奇峰,叫接笋峰。它倚于隐屏峰的西边,崖壁上贴着一片尖锐的危石,就像是一枝破土而出的春笋,从壁根钻了出来。而在它的半腰,却又横列三痕,仿佛是折断了又连接在一起,令人望而生畏,唯恐大风一刮,便将倾倒下来。此峰为何这般奇特?这里有一段传说。

    原先,这山峰不叫接笋峰而叫小隐屏。小隐屏下有一座石堂寺,寺里住着一百个和尚。九十九个大和尚又懒又坏,不守规矩,只有一个小和尚手勤脚快,为人厚道。这些大和尚总是欺负小和尚,寺的里里外外,重活脏活全都叫他干。

    小和尚起五更,睡半夜,整日里担水、劈柴、煮饭,一刻也没有闲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和尚们渐渐地忘了小和尚姓甚名啥,都管他叫小饭头了。

    石堂寺山高路陡,原来香火就不算很旺,现在加上大和尚们为非作歹,来石堂寺求神拜佛的香客越来越少。香客少了,供点就少了,没了供点,哪来的财路?大和尚们常常为此愁眉不展。

    一天,几个大和尚凑到了一起,在一间厢房里嘀咕了整整一上午,终于想出了一个歪点子。他们把寺门重新镶金镀彩,在寺里塑上“观音送子”的镀金大菩萨,挂上“观音殿”的大金匾;又在寺后院修了一座“圆梦坛”,隔了九十九间小客房,还在客房的下面挖了一条通道。这条暗道,可以通到每个客房里。这些事办好后,大和尚们又分头下山,四处游说,逢人就讲,观音娘娘大发慈悲,要给凡人送子啦!久婚不育的妇女,上了花轿的新娘,只要上石堂寺观音殿进香,在“圆梦坛”里歇个夜,娘娘就会托梦显灵,早赐贵子。

    这消息一阵风似地传开了,方圆百十里盼子心切的妇女,不怕山高路远,跋山涉水,来到石堂寺烧香拜观音,圆梦求子。一时间,小隐屏上人来轿往,川流不息。把条弯弯曲曲,荆棘丛生的羊肠小路踩成了大道,连那描龙画凤的楠木门槛也踏矮了几分。

    这样一来,寺里可热闹了,新媳妇进,大嫂子出,大嫂子进,新媳妇出。大殿上香火点点,红烛高照,供品堆得像座小山,灯油钱装满了柜子。

    大和尚们好不得意呀!他们吃饱喝足,更是起了邪念。白天,他们躲在暗处,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不停地转着,不是偷看年轻的嫂子,就是盯着漂亮的新娘。夜半三更,他们便从圆梦坛地下的通道爬进小客房,糟踏了许多在那里歇夜圆梦的良家妇女。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渐渐地,知道大和尚们干坏事的人越来越多,石堂寺的香火又稀了下来。后来这事还传到了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的耳里。“天下竟有这等野和尚,胆敢冒观音娘娘圣名欺凌百姓!”文殊、普贤拍案而起,“我们一定要下去探个虚实,若果真如此,非严惩不可!”

    这天黄昏,小饭头做好晚饭,就上观音殿来掸扫关门。这时有两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姑娘走进来,对他说:“小师傅,我们姐妹两人远道来进香,想在此借宿一夜,请小师傅行个方便。”

    小饭头一看这两位姑娘长得如此娇柔妩媚,一口就回绝了。

    两个姑娘见小饭头不答应,就围拢来苦苦哀求。小饭头往四下里扫了一眼,见没有大和尚,便轻轻地说:“劝两位大姐姐早早离开此地,不是小僧不肯收留,是大师傅们不好呀!”说完,嘴巴一呶,用手指指后面。

    两位姑娘听了,竟呜呜地哭了起来。小饭头见两位姑娘如此伤心,鼻子一酸,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转。他赶紧走出寺门一看,唉!夜幕已经降临了,山下灰蒙蒙的一片,不时还传来一阵阵狼嚎声。小饭头只好走回殿内对两位姑娘说:“两位大姐不要伤心,容小僧进去禀告一声,请姐姐们夜里千万要多加小心。”

    数月来,到寺里的女香客稀少了,大和尚们正为自己的野性无处发泄而垂头丧气。今日忽闻有两个姑娘要来借宿,大和尚们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个眉开眼笑,争先恐后地迎出去。他们一看两个俊俏的姑娘就像天上下凡的嫦娥,不禁愣住了。那白嫩嫩的脸蛋,水灵灵的眼睛,俏丽的打扮,引得他们垂涎三尺,魂不附体。他们忙不迭地端茶送水,争献殷勤,簇拥着把两姐妹送到圆梦坛去歇息了。

    夜深了,两个姑娘静静地躺在床上。一更天,二更天,三更天,平安无事。到了四更天,两姐妹渐渐地有了倦意,想要入睡了。忽然“咣当”一声,客房的地板被掀开了,露出了一个黑咕隆咚的洞口,继而一个个光头从洞口伸了出来,大和尚撒野来了。

    两个姑娘飞身坐起,夺门而出。她们跑到第二间客房,在里面大声说话,大和尚们听到说话声,就“咚咚咚”地追到第二间客房。眼看就要抓住了,两个姑娘一转身又跑到了第三间客房。她们一边跑一边说:“这群野和尚,怎么一直跟来……”

    大和尚们一听那娇滴滴的声音,心头大喜,又拔腿追到第三间客房。可就是只闻其声,不见姑娘。见到姑娘,又捉不住她们。就这样跑呀追呀,99个大和尚疯狂地追哟追哟,一直追到第99间客房,两个姑娘忽地不见了。大和尚们一看已是五更天了,一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懊丧着脸,有气无力地回到各自的房间去了。

    再说两个姑娘出了圆梦坛,就去找小饭头。正遇上小饭头在溪边挑水,她们忙上前施礼说:“小师傅,你是个善良的人,我们会报答你的。”小饭头连忙还礼,刚想向她们问安时,两位姑娘已消失在浓浓的晨雾里了。小饭头很有些奇怪。

    第二天五更时分,勤劳的小饭头又起来挑水。他刚跨出寺门,就见头上有一团光亮,一朵祥云在光圈里飘来荡去,怎么也不肯离去。他正觉得奇怪,忽又见一只黑狗冲了过来,一口咬去他的水瓢。没了水瓢,挑不了水,没了水,做不了饭,那不被大和尚们打扁了才怪呢!小饭头不敢懈怠,拔腿就追那黑狗,要抢回水瓢。说来也怪,那朵祥云就像引路似的,一直向前飘去。小饭头追呀,追呀,追着黑狗,跟着祥云,过了云窝,穿过茶洞,上了天游峰。就在这时,天空忽然变得墨黑墨黑,猛然间,天空中嚯啦啦地闪过两道刺眼的白光,只见前晚在寺里借宿的两位姑娘拔出三把金光闪闪的利剑,往小隐屏上猛砍。霎时,三朵火花迸射,“轰隆隆”发出三声震天巨响,从小隐屏上滚下三块巨石,把个石堂寺砸得稀烂。99个野和尚,因为头天夜里追赶两个姑娘,个个疲倦万分,睡得跟死猪一般,这下也全被压成了一团肉泥。

    一会儿,天又亮了起来,小饭头回头一看,石堂寺已是一片飞砾碎石了。

    传说,那两个姑娘就是文姝菩萨、普贤菩萨变的,那黑狗也是她们变来引小饭头逃离石堂寺的。

    后来,文姝、普贤为警诫后人,又把那砍下来的三块巨石重新接上去,因为接成的山峰很像直插云天的石笋,峰上还留着三道接过的痕迹,所以人们就把这座山峰称作“接笋峰”。

    话说善良的小饭头得到两菩萨的搭救,逃出了石堂寺,离开了那个受苦受难的地方。他走在羊肠一样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孤单单地四下张望:天苍苍,野茫茫,山重重,水回转。孤苦零丁的小饭头呀,又到哪里去安身呢?

    他问天游峰下的小草,小草在风中微微地摇头。

    他问掠过玉女峰的飞雁,飞雁在天空悠悠地摆尾。

    他问山中流香涧的泉水,泉水在幽谷中静静地流淌。

    心烦意乱的小饭头,走呀,爬呀,爬呀,走呀。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滴汗水,终于来到了山北的唐曜洞天。

    唐曜洞天有一座寺庙,名叫三祀寺。寺里住着十几个和尚,大小事务都由老和尚一人掌管。这老和尚一肚子坏水,狡猾得像只老狐狸。他看到来找事干的小饭头,个儿虽小,可手大脚粗,准是把干活的好手。又见他老实巴交的,就假装慈悲地收了下来,叫他在庙里当饭头。

    真是逃出了狼窝,又进了虎口。小饭头的命就像泡过的黄连水,喝着总是苦的。

    每天鸡叫头遍——天还没有一丝亮光哩,小饭头就忙完寺里的活计,去烧火煮饭。生米煮不了饭呀,小饭头顶着星星,踏着露水,到好几里外的流香涧去挑水。

    他一天挑3担,3天跑9趟。后来庙里的和尚多啦,一天挑9担,3天跑27趟。一月月,一季季,他去了又来,来了又去。挑呀,挑呀,他洒下的汗水比担回的涧水多,留下的脚印比山上的花儿多。

     天上的金鸟追着玉兔,地上的小草黄了又绿,冬去春回,又是采茶时节啦;小饭头忙完灶堂的活计,还要给采茶的人送饭送水呢。

    山有高有低,路有长有短,坡有陡有平,小饭头踏着一坎坎石阶,翻过一座座高山,越过一条条大岭,风里走,日里晒,雨里行。

    衣服刮破了,没人补。

    肩头压肿了,没人疼。

    脚板磨出了血,无处说。

    小饭头瘦了,瘦得像根芦柴棒。

    树上的松鼠见了,垂下头为他落泪。

    路旁的野花见了,用花瓣亲他的手。

    天上的神鸟见了,直叫“苦呀!苦呀!”

    俗话说:“黄鼠狼不嫌鸡瘦”,老和尚不怕小饭头寿短。这老和尚可刁钻哩,还挖空心思想出各种法子来折磨小饭头:

    饭送多了,骂小饭头不会过日子。

    饭送少了,骂小饭头背地里偷吃了。

    苦呀!小饭头的日子苦得像猪胆拌黄连!老和尚不但要他挑水、煮饭、扫地、洗衣,干许多许多活儿,还要他上山去砍柴。

    日子像九曲的流水,一天天不停地逝去。

    小饭头从天不亮干到天煞黑,从鸡鸣做到鬼叫。只有在更深人静时,才能在床上捶一捶脚,歇一歇肩,揉一揉酸痛的筋骨。他还有时间去砍柴么?

    可砍不来柴,拿什么来烧饭呢?烧不出饭,又怎能逃脱老和尚的竹鞭藤条呢?小饭头百般无奈,保好打着火把,利用夜间上山去砍柴。谁知夜里山风大,火把灭了,伸手不见五指,怎么办呢?

    天上的月亮看见了他,格外地放射出那银色的光辉。

    银河的星星看见了他,格外地睁大了那晶亮的眼睛。

    草丛里的萤火虫看见了他,一群群聚集在一起,替他照明。

    小饭头砍呀,砍呀,砍倒了一棵又一棵树木;小饭头挑呀,挑呀,挑回了一担又一担柴禾。但是填不完的是人口,塞不满的是灶口。无边的苦海,什么时候才有尽头?!

    苦呀,小饭头像苦水里的苦瓜苦透了心!这日子怎么过呀!他没有办法,只能跑到唐曜洞天的岩顶上,伏在那里呜呜地哭:“老天爷呀,我的命为什么这样苦哟?”

    他哭呀,哭呀——

    哭得残月钻进了云里。

    哭得星星闭上了眼睛。

    哭得苍天流下了眼泪。

    他一天哭三次,三天哭九回。他的眼泪像两股水帘似地不停流淌。他的哭声“呜呜呜”随风传进了大山,飞上了云天,被驾着莲蓬云游到武夷山的观音娘娘听见了。观音掸开云雾一看,原来是三祀寺的小饭头哭着跳了悬崖。观音娘娘急忙摘下一片莲叶,扔了下来。

    这莲叶飘呀,飘呀,飘到半崖上,轻轻一托,就托住了小饭头。小饭头坐在莲叶里,飘呀,飘呀,慢慢地飘落在唐曜洞天半壁的岩洞里,成了“饭头仙”。

    从此,唐曜洞天的岩顶上就有了两股清澄澄、亮晶晶的水帘垂落下来。春夏秋冬不枯竭,暑去寒来水不断,长年累月洒落在绿沉沉的浴龙池里,民间传说那就是小饭头流不尽的泪水。

    每当晴日山风吹过,两股飞泉凌空而下,随风飘飘洒洒,化成无数晶莹剔透的水珠,忽东忽西,看上去就像两帧天然灿烂的珠帘,高高地垂挂在洞前。形成了“赤壁千寻晴疑雨,明珠万颗画垂帘”的奇观。从此,人们就把唐曜洞天改名为“水帘洞”,也有人称它“珠帘洞”。

    这两股水帘,在阳光下,有时像千万片纷纷飘扬的雪花;有时又像千万颗撒向赤壁的彩珠。所以,人们又把它叫做“水帘晴雪”和“赤壁明珠”,至今赤壁上还留有石刻哩!

相关链接

船棺之秘 仙字之谜 彭祖之谜 武夷族的渊源之谜 伏羲玉斧劈山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