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武夷山要闻 > 详情
分享到:

红色廓前村

发布时间:    来源:武夷山市民政局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廓前村是洋庄乡的一个行政村,位于洋庄乡西北部。翻阅武夷山革命史,发现廓前村是一个红色文化底蕴十分浓厚的老区村,大岭头是福建省委前哨。更为引为自豪的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丕显在廓前村治疗过蛇伤,而载入廓前村革命史册,在武夷山革命史上闪耀光辉亮点。正因为如此,总想去探索,揭开遮盖多年的面纱,欣赏俊美的面容。

    2017年8月27日,相约几个红色文化爱好者,从水电大楼出发,在廓前村暨浩平主任带路下,驱车前往。一路上,暨主任侃侃而谈,说奶奶曾莲娇也是一位革命老人,担任过闽北分区妇女部长,解放后被评为革命“五老”。说起大岭头,他更是兴致勃勃,他说山顶上的炮台是保卫省委的。村里规划充分挖掘革命史料,与坑口连成一线,发展红色旅游,促进廓前村的社会经济发展。

    一、大岭头:保卫福建省委的前哨阵地

    乡村道路的硬化极大方便汽车行驶,约一个小时左右就到大岭头山脚下,暨主任停下车,指着前面的一座山对大家说:“那就是大岭头”。大家不约而同地向大岭头望去,多年的愿望得以实现。

    1938年6月,由闽浙赣特委和闽东特委合组的中共福建省委在坑口村头村成立。由于闽北红军改编新四军开赴皖南前线,只留下少量自卫武装,在崇安、闽北坚持斗争,力量显得薄弱。国民党崇安县武装又制造摩擦,妄图消灭我省委。中共崇安县委村头支部担当起保卫省委的责任,在廓前与村头交界处的大岭头挖战壕,建炮台保卫省委,被誉为保卫省委的前哨阵地。

    到山顶炮台没有路,先前到达的廓前村书记詹义贵拿起柴刀边走边劈,我们跟在后面踩着腐烂的树叶小心爬山,有时抓住树枝抬起脚跟向上一跃,不慎还滑倒几次,有的还被长刺的枝丫刺破流出血。我说:“革命的道路披荆斩刺,总是要流血的。”我们沿着詹书记刀劈的山路中登上山顶。大家看到炮台的痕迹,为之兴奋不已。炮台四周的壕沟有一米多宽,也有一米多深,沟里还能看见些零碎的瓦片。

    们站在炮台遗迹上,环视四周,视野开阔,能看到村头、车盆坑、长涧、洪溪等村庄,特别是福建省委的驻地村头村就在眼前,似乎只有咫尺之遥。那时,没有公路,只有一条与鸡公山夹缝中的古道可以通行,无论敌人从哪个方向进攻福建省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敌人胆敢进犯,炮台就发挥威力,把革命的怒火射向敌人,粉碎敌人的进攻,英勇保卫福建省委。

    被誉为红色讲解员的张珍秀老师说:“这是一个典型的炮台遗址,轮廓清晰分明,正因为有这个炮台,才能担负得起保卫省委的责任,是省委的前哨。”暨主任说:“村里对炮台进行简单清理,保持原貌,与坑口革命遗址相对应,带动廓前村红色旅游发展。

    二、吴振祥:汪林兴牺牲的见证者
    吴振祥,洋庄坑口人,六岁时,被民团抓住卖到江西去,十五、六岁又回到坑口,当挑盐工,经常往来坑口至铅山一带挑盐,也学过木工,后移居到廓前村,解放后担任廓前村支部书记,现年92岁,居住在市福利中心。虽然没有参加革命,但看到许多革命事件。当我们去市福利中心向吴老了解廓前村革命历史时,吴老很感兴趣,当说到汪林兴时,吴老更是精神抖擞,说那时汪林兴在坑口威望很高,仅次于黄道、曾镜冰,亲眼看见汪林兴牺牲的全过程。

    那是1944年8月一个风高亮月的晚上,他挑盐回坑口的路上,在一个叫峨眉坂的地方,看见汪林兴带了七、八个游击队员往河对面的山边走去。由于胆小又是小孩,吴振祥放下盐担躲在路边草丛中窥看。只见汪林兴到了一户人家门前,让游击队叫门,门不开,汪林兴示意游击队向两边散开,自己敲门。屋灯亮了,但不见门开,汪林兴又敲门,屋灯熄灭,汪林兴贴着门缝往屋里看,就在此时,突然门大开就从门缝里刺出两把刺刀朝汪林兴刺去。游击队见汪林兴被刺,连忙开枪还击,不知怎地,屋背后敌人也开枪射击,打中汪林兴的胸膛,游击队员赶忙抬着汪林兴撤离,没多久抬到桃树坪就死了。

    第二天才知道,汪林兴为游击队筹粮,向曾经在苏维埃时期支持革命过的保长联系,哪知,那位保长叛变了,听得出汪林兴的声音。保长在逃跑时也被游击队打死。吴老说,汪林兴如果不死,解放后肯定是个大官,真可惜。

    同行的档案管理员高端华说:“吴老懂得许多革命事件,有些还亲眼看见过,特别是还亲眼看到过闽北革命著名领导人汪林兴,也许是武夷山人见到过汪林兴的最后一位健在者,是坑口、廓前一带的革命活化石,是廓前村的骄傲。”

    三、廓前战斗:为红十军攻打赤石扫清障碍

    1931年3月,崇安苏区大片土地被敌人占领,形势十分危急,闽北分区党政机关被迫转移到大王凹、五府岗一带山上打游击。在闽北分区的请求下,4月,方志敏率红十军第一次入闽作战。红十军入闽作战引起敌人的恐慌,为阻止红十军攻打崇安,敌人在入闽必经之地的长涧部署卢兴邦部一个连,修筑碉堡,配备强大火力阻滞红十军前进。红十军采取在碉堡底下挖通道,用火烧柴草冒出的柴烟薰倒敌人的办法消灭长涧守敌,取得入闽作战的第一个胜仗。

    首战长涧,二战廓前。在长涧战斗中,尽管敌人凭借坚固的碉堡顽固抵抗,也难以阻挡红十军的进攻。这时,敌人连忙从大安调来一个营增援长涧守敌,援敌还没赶到长涧,长涧守敌就被红十军消灭。在廓前的大岭头与苦竹坑山脚下的一条古道遭遇,双方展开激战。

    古道西高东低,也就是靠近坑口一边地势较低。援敌占据有利地形,妄图阻滞红十军前进的势头。据廓前老人吴振祥回忆,红十军很重视这次战斗,那是攻打赤石的必经之路。先在古道口摆放两门松筒大炮按兵不动,然后发动廓前群众埋伏在古道旁边苦竹坑的山上,堆放许多石头、树锻,又发动群众在古道的泥土里埋放浸泡过尿液的竹签板。一切准备好后,红十军派小股部队攻打敌人,引诱敌人进入古道。当敌人进入古道,山上的群众把石头、树锻往山下一推,砸得敌人嚎嚎大叫,抱头乱窜,纷纷踩到预先埋入泥土的竹签板,刺得敌人动弹不得。红十军见此情形,点燃松筒炮上的火药引线,一炮打过去,能打死打伤一百多个敌人。吴老说到这里,兴奋地站起身,做了个手势,模仿打炮的声音,我们听后为吴老深深的革命情怀所敬佩。

    红十军一鼓作气,继续前进,又攻打赤石,打了一天一夜,攻下赤石,没收与缴获土豪地主的银元十万两、黄金三千两及许多枪支弹药。红十军也牺牲了一位团政委,埋在坑口,开完追悼会,胜利回师江西。

    方志敏率红十军入闽作战取得仗仗皆胜的战绩,其中有一仗是廓前战斗。廓前战斗的胜利,为红十军进攻赤石扫清了障碍。

    四、陈丕显治蛇伤:廓前人民支持革命

    解放后担任过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陈丕显与夷山有着深厚的革命渊源,在武夷山留下光辉的革命足迹。1939年7月,中共福建省委第一次党代会在坑口村的绿村洋召开,陈丕显以中共东南局青年部长的身份到会指导,出席会议的全过程。会后,陈丕显随同闽北特委到大岭头旁边的鸡公山驻地了解闽北革命形势。

    由于山高林密,气候潮湿,正是夏季虫蛇出没、蝇蚊乱飞的高峰季节,陈丕显不幸被竹叶青毒蛇咬伤,在经过简单的包扎后,为避免毒伤扩散,需要进一步治疗。此时,崇安县委干部郑集仕对省委司务长王忠华说:“廓前有个叫暨小细的老中医,医术高明,会治蛇伤,可请来治疗。”王忠华与郑集仕一起连忙将陈丕显轮流背到廓前暨小细家,王忠华见了暨小细,只见暨小细是单身一人,没有不明身份的人出入,平时只和徒弟兼义子的游孔泉为群众治病,小心细语地向暨小细介绍眼前病人的经过。暨小细虽然会中医,但也遭受土豪劣绅的深重剥削,生活日益贫穷,对革命充满向往,认为共产党是为穷人的,对王忠华说:“请放心,一定把蛇伤治好。”就这样暨小细收下陈丕显治蛇伤。

    廓前驻扎一个班的敌人,离暨小细家不远,暨小细师徒二人为陈丕显治蛇伤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暨小细上山采草药,一边让徒弟游孔泉的十来岁的儿子监视敌人的动向,有时还搞点酒菜猜拳行令迷惑敌人,敌人放松警戒,敌人出动寻找游击队,,师徒二人马上熬药糊药,经过近十天精心治伤,陈丕显蛇伤病愈,行动自如,之后前往南平检查工作。

    陈丕显在廓前村治疗蛇伤成为一段佳话,是廓前村最值得大书特书的革命篇章,闪烁出廓前人民热爱革命、支持革命的光芒,也体现出廓前人民拥护党、拥护游击队的真实写照,极大地丰富了廓前村的革命历史。

    五、鸡公岭:三级党组织驻地

    鸡公岭,也称岭头山。是苦竹坑、鸡公尖的统称,下半部分叫苦竹坑,与大岭头一路之隔;上半部分叫鸡公尖。紧邻茶劳山,背面是黄墩村,在山顶几乎可俯视坑口村全境,前面又有大岭头炮台,只有一条小路通山顶,山势陡峭,易守难攻,危急时刻又可退守黄墩,十分安全。曾经是崇安县委、闽北特委、福建省委三级党组织的驻地,这在武夷山革命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1938年1月至1940年1月,崇安县委驻地苦竹坑。1939年7月,福建党代表大会后,闽北特委机关与省委机关分开,搬到崇安县委机关驻地廓前苦竹坑,与崇安县委机关住在一块。崇安县委在闽北特委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
    1941年2月中共崇安县委执行关于“避免武装冲突”的指示,由县委书记张家财带领机关和自卫武装到靠近坑口这边的鸡公岭山上隐蔽活动。1941年7月,崇安县委机关又驻扎廓前的岭头山,贯彻执行省委要武装实行隐蔽精干的指示。1943年7月至1948年2月期间,崇安县委机关以坑口村和廓前村为主无固定流动。1944年4月,崇安县委在廓前村山后召开会议,传达省委《关于反特务斗争指示》,深入基本地区开展反特斗争。

    1940年1月,尽管国民党顽固派在闽北发动的反共高潮被粉碎,但顽固派和军统特务的反共态势有增无减。于是省委在廓前下洋之间的岭头山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应付突然事变等重大问题,会议决定:组织武装,隐蔽精干,发动群众,开展“三抢”(抢租、抢税、抢壮丁),并决定进行清查和审干工作。随后,省委开展反顽反特斗争,使敌人的反共阴谋破产。

    随着皖南事变的发生,国民党顽固派也开始在闽北发动大围攻,省委为了应付敌人的军事进攻,将省委机关和自卫武装分五路分散隐蔽活动。其中,省委委员民运部长汪林兴带领机关部份武装留在基本地区的岭头一带,坚持隐蔽斗争。

    当我们带着疑问说鸡公岭有什么特殊优势成为三级党组织的驻地时,曾经担任廓前村书记郑培明说:“听父亲讲,别看现在长满树木杂草,那时的鸡公岭有十几户人家居住,半山腰有一大片田地,其中有20多亩水田,可种粮食,能保障供养”。郑培明的回答,让我们顿然释惑。

    廓前村为武夷山革命作出重要贡献,涌现出许多许多的革命人物,据统计,解放后被评为革命烈士21人,革命“五老”29人,肃反被错杀的革命同志有10人,革命斗争历史一直坚持到解放,从未中断。丰富的革命斗争历史构成丰富的红色基因,廓前人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弘扬红色文化,发挥红色传统,在十九大精神指引下,更上一层楼,建设新廓前。        汪东峰 

 

相关链接

  • 福建武夷山开通首条国际航线 3U8267航班客机直飞泰国曼谷
  • 武夷山市召开中央扫黑除恶督导反馈问题整改推进会
  • 北京市第二幼儿园、东城区东四五条幼儿园与我市幼儿园开展“手拉手”活动
  • “浪漫武夷 风雅茶韵”茶旅推介活动进京,北京专家献计武夷山茶旅融合
  • 2018大武夷超级山径赛在武夷山成功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