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概况信息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社会治理 法学动态 综治平安建设
武夷山市政法综治网
农村“五保”人员遗产如何处置
发布时间:2016-06-12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

案情:衷某泗系武夷山市崇安街道某村村民,1944年出生,2016年去世。衷某泗父母早年离世,一生未婚。1995年收养一女,取名衷某华,1992年出生,送收双方共同到登记机关办理了收养登记手续,领取《收养证》。衷某华与养父共同生活直至2013年出嫁外地。2005年,鉴于衷某泗体弱多病,生活困难,衷某泗所在村委会向上级主管部门申报衷某泗为农村“五保”人员,主管机关经审查后,给予核准并颁发了《农村五保供养证书》,自当年八月份开始领取生活费直至死亡为止。

衷某泗去世后,其亲属在整理遗物时,未发现其平时领取各项补助的社会保险卡和其他取款凭证,经向当地农村信用社查询,得知衷某泗尚有三笔存款共计14627.11元未支取,之后,衷某华与村委员均主张对该存款行使权利,协调无果,衷某华向街道调委会申请调解。

争议:衷某华认为自己作为死者衷某泗的唯一的合法继承人,理所当然的享有衷某泗的遗产继承权;村委会则认为,衷某泗是“五保户”,生前村里尽了扶养帮助义务,其死后遗留财产按规定应归村委会所有。

调解:首先,作为死者所在的村委会应以大局为重,积极协助做好死者的善后工作,与民政部门协调,立即着手安排公墓与火化等事宜,天气炎热,不能拖延,以避免矛盾激化。其次,按照农村习俗,即便公墓火化享受“五保”待遇可以免费,但是常规的吊唁仪式还是不能缺少的,给前来吊唁帮忙的亲属的吃住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村委会也认可需要近两万元钱),且死者生前即已明确表示“省一点钱办后事”,故双方必须尊重死者的意愿,衷某泗的存款由衷某华支取用于办理衷某泗的后事,一切从简,如有超出,超出部分由衷某华负担;如有剩余,剩余部分也归衷某华所有。第三,衷某华对村委会干部多年来对其养父的关心和照顾口头表示感谢。

双方同意,且形成书面调解协议,第四天,衷某泗的善后工作顺利结束,死者入土为安。

评析:这是一起比较特殊的民事纠纷,其特殊性在于:死者衷某泗既是农村“五保”人员,同时又有法定继承人,村委会和继承人对死者财产均主张权利。调解员申请社区法律诊所成员集体“会诊”,“会诊”结果形成二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衷某泗遗留的财产应归村委会所有。理由是,根据1994年《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规定,五保对象死亡后,其遗产归所在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有五保供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处理。虽然2006年3月1日施行的新修订的《条例》删除了这一规定,但未规定新的处理方式,因此在处理类似问题时,还应参照执行。衷某泗生前未与村集体经济组织签订五保供养协议,其所遗留财产应归村委会所有。第二种意见认为,衷某泗遗留的财产应归养女衷某华所有。理由是,既然2006年3月1日开始执行的新《条例》删除了旧《条例》中有关财产处理的规定,那就说明该条款已明确不再适用,若再适用该条款就是明显的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之所以不再适用该条款,是因为该规定与1985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实施的司法解释有冲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五条规定:集体组织对五保户实行五保时,双方有扶养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扶养协议,死者有遗嘱继承人或法定继承人要求继承的,按遗嘱继承或法定继承处理,但集体组织有权要求扣回五保费用。鉴于衷某泗所遗财产不多,仅够办理后事,因此,村委会提出要求扣回五保费用的愿望自然无法实现。

调委会采纳第二种意见调处是正确的。

分享到:
版权所有:武夷山市政法综治网  技术支持:海西天成
联系我们:web@wuyishan.gov.cn  Tel:(0599)5134110  闽ICP备09043642号
欢迎光临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