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网站首页 机构职能 党史动态 红色旅游 人物春秋 荣誉栏 红色巡礼 红色档案 历史珍闻
武夷山党史网欢迎您!
新四军女将徐莲娇的闪光人生
发布时间:2013-06-28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

   徐莲娇,女,武夷山市人,1917年出生,1927年参加儿童团,1931年入团,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闽北游击区和新四军第三支队崇安留守处一位杰出的女将,福建出席党的“七大”的女代表。

徐莲娇的父亲徐福元,是闽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曾先后担任中共崇安县委第三任县委书记、崇安赤卫军军长、闽北分区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长、闽北银行行长。

192910月,徐福元把12岁的徐莲娇送到离家百里的闽北农民武装起义策源地上梅,托付给区委书记丁侯余,要她在火红的工农运动中接受锻炼。不久,徐莲娇就担任了这个区的儿童团长。19318月,由丁侯余介绍她入团。第二年,她被调到下梅区担任儿童团长,开始独立工作和生活。193310月,徐莲娇从下梅区调到星村区任团委组织部长兼儿童团长。星村区团委书记童慧贞是位女同志,像姐姐一样关心徐莲娇,使她在思想和工作上都有了很大进步。19341月,童慧贞调到闽北分区团委工作,由她接任星村区团委书记职务。年底,组织上调她到新开辟的黎源区任团委书记。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她总是克服人地生疏的困难,用自己火一般的热情投入工作,很快与当地青年们打成一片,团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徐莲娇政治上迅速成长,党组织为她办理了团转党手续。不久,经闽北分区委决定,徐莲娇调建阳县团委担任组织部长兼县儿童团书记。这时,闽北苏区的局势日趋紧张,建阳县委机关转移到崇安南部曹墩一带。

19352月,闽北根据地从苏区转变为游击区,开始进入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时期。闽北游击战争的第一年,徐莲娇被调到为适应闽北游击战争需要组建的“中共西南战区委员会”担任战区团委组织部长兼青妇部长,为西南战区开展游击战争做了许多工作和贡献。同年下半年,闽北分区委根据徐莲娇的突出表现,她将提升到闽北分区委担任青妇部长兼分区儿童局副局长,肩负全区性的的领导职务。打这之后,她对政治学习更加努力,对工作更加积极,成为闽北游击区一位优秀的女指挥员。

193610月,闽北游击根据地在黄道的领导和指挥下扩大到东至松溪、政和,西至金溪、资溪,南接将乐、泰宁,北达广丰、浦城,包括20多个县的广大地区,红军发展到6个纵队,达3000多人。在这革命形势对闽北有利的时候,黄道书记为大力培养女干部,将徐莲娇派到二分区委的闽中特委任妇女部长,以利她接受更多的锻炼和考验,进一步提高领导水平。这期间,扩大红军是各级党委的工作重心,一切工作为游击战争服务。徐莲娇根据特委的分工,与闽北红军独立师师长黄立贵的爱人李冬娥一道开展扩红工作。他们经常冒险奔走在邵武、建阳、顺昌等县的各个乡村动员青壮年参加红军游击队,为闽北游击战争的胜利和扩编新四军输送了大批优秀的兵员。

1938年初春,徐莲娇到了江西铅山县的石塘镇。这时,闽北红军游击队已汇集到石塘整编。她在石塘见到了谭震林、黄道、曾镜冰等新四军、东南局和闽浙赣特委的领导。同年2月,闽北红军游击队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五团北上抗日,并设立了新四军第三支队崇安留守处,主任曾镜冰(新四军军部参谋),副主任汪林兴(新四军第三支队副官),留守处机关设在崇安县坑口的村头村。这个留守处的公开任务是:(1)密切与新四军各地办事处的联系;(2)密切与安徽岩寺新四军军部的联系,接待军部同地方上的来往干部;(3)与国民党政府交涉新四军北上以后留在地方的事宜;(4)宣传、组织和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战争;(5)继续收编失散在各地的红军游击队人员。

这个留守处有9位女官员,其中有闽浙赣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始人方志敏的爱人缪敏,时任中共中央东南局宣传部长、新四军驻南昌办事处主任黄道的爱人陈清凤,其他几位是原在闽北革命根据地担任妇女领导职务的骨干。这年,徐莲娇已是21岁的大姑娘,长得又高又壮,她工作起来不怕苦不怕累,遇到危险的事总是走在前,为闽赣边的抗日宣传、开展合法斗争和与新四军的联络做了许多工作,多次受到留守处领导的热情赞扬。福建省委根据徐莲娇的突出表现,送她到中共中央东南局党校学习。学习结束后,她由东南局直接派到傅秋涛领导的新四军一团任工作组组长,协助团领导做政治工作。

19397月,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中共福建省委遵照中共中央东南局的指示,于72227日在崇安县坑口村头自然村绿村洋山上召开福建省首届党代会,选举产生新一届省委领导和选举出席党的七大代表。经过党代会选举,选出范式人、程序、聂显书、毛彪、方言、彭莲玉(因故未出席)等6人为出席党的七大代表,范式人为福建代表团团长。这年1130日,福建出席七大代表团从崇安县的坑口出发到江西上饶,经浙江开化到安徽岩寺,转到新四军军部,到达中共中央东南局机关驻地丁家山。福建代表团在东南局时,由东南局党委直接提名,增补徐莲娇为闽北出席七大的代表,徐莲娇随同福建代表团赴延安。

福建代表团于1940119日从丁家山出发,路上,经过张云逸、张爱萍、叶飞等领导的新四军和肖华、宋任穷等领导的八路军控制的地盘,在这些地区,代表团由他们的部队分段护送,走走停停,历尽险阻,于这年秋抵达济南。尔后,直插平汉铁路,再上太行山。这时,百团大战尚在进行。因战事影响,福建代表团又在途中呆了两个月。之后,时逢杨尚昆等一批领导回延安,贺龙从晋南派出一个团,与刘伯承派遣的一个特务团联合护送,福建代表团与东南局兄弟代表团计40多人跟随护送部队上路。到达西北时,已是大雪封山,他们冒着严寒西进,抵达延安时已是19401216日,前后走了1年零1个月。

徐莲娇生前说到这段难忘的历程,心情激动地说,福建省人大原主任程序当年为此行作了首《延安行》。诗云:“春辞江南地,岁暮抵延安。跋涉万余里,穿梭敌垒间。长江渡天险,枪声送我行。苏皖反国顽,坚持三原则。冀鲁游击战,沂蒙走泥丸。大行反“扫荡”,军民配合紧。夜过封锁线,昼伏汾河边。吕梁突兀现,蜿蜒黄河边。行行复行行,计程将及年。喜见宝塔山,万众齐仰望。”这首诗是对福建代表团赴延安途中经历的真实写照。

徐莲娇跟随福建代表团到达延安后,先后进了中央党校和延安马列学校深造,并参加了延安整风运动。19454月,她光荣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聆听了毛泽东在大会作的政治报告。

徐莲娇在武夷山老苏区和游击区成长,从闽北游击区到皖南新四军,从皖南到延安,几十年为党作贡献。新中国成立后,徐莲娇在担任中共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和南京市政协副主席等要职期间,曾多次回到闽北和武夷山指导工作,对武夷山老区的建设和发展提了许多建设性意见。她每次来,都要到闽北苏区首府大安、上梅暴动旧址、坑口省委机关驻地看望和慰问“五老”,到闽北革命烈士纪念碑和闽北烈士纪念亭瞻仰、缅怀革命先烈和她父亲徐福元,寄托她对闽北英烈的哀思。

这位闽北和武夷山老苏区和游击区妇女界的杰出人物,为党的事业奋斗整整60个春秋,于198983在南京病逝,终年72岁。(张金锭  罗永胜  方晓萍)

 

 

 

 

 

分享到:
版权所有:武夷山党史网  技术支持:海西天成
联系我们:web@wuyishan.gov.cn  Tel:(0599)5134110  闽ICP备09043642号
欢迎光临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