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网站首页 机构职能 党史动态 红色旅游 人物春秋 荣誉栏 红色巡礼 红色档案 历史珍闻
武夷山党史网欢迎您!
陆如碧
发布时间:2012-10-24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

   

 

陆如碧,又名陆牵仔,女,福建崇安县星村镇人。星村地处崇安的南部,那里是奇秀甲于东南的著名的武夷山风景区域。可尽情泛舟饱览碧水丹山的九曲溪,就是经星村流入武夷。这位闽北红军女英烈的故乡,就位于这妙趣横生的游程的九曲溪畔。她幼年在这里生长,十七岁出征上战场,英姿飒爽地战斗在闽赣两省,很快就成长为崇安革命根据地的一员女将,是一位威震闽北的巾帼英雄。

    陆如碧,一九三○年五月十三月参加革命,一九三一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司号员,警卫连指导员,特务连指导员,闽北独立团机炮营政治委员。一九三二年十月在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指导下的闽北的肃反扩大化中无辜横遭残害,牺牲时年仅十九岁。

()

    一九一三年,陆如碧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家有父亲陆松林和祖母、母亲、弟弟共五口,生活十分困苦。在她十三岁那年,家里才送她进私塾读书。两年后,又因没钱交学费,被迫停学。此后,她跟随父亲下地干农活,还要帮助砍柴、挑水,为父母分挑家庭生活重担。由于她从小就参加笨重的体力劳动,锻炼了一身结实粗壮的体魄,艰苦的生活磨炼,也培育了她具有男子般刚强的性格。

    在陆如碧还只十四岁的时候,崇安的农民和妇女就已经开始闹革命了。一九二七年三月,崇安县农民协会和妇女协会相继在县城成立。打那时起农民自发起来闹革命,一场场农运风潮席卷着整个崇安城,革命的火焰燃遍武夷山麓的百里乡村,反动官吏和土豪劣绅第一次在农民革命权威面前低下了头,进步学生多次发动了学潮,反对封建守旧的教育制度,声势浩大,震惊了学界的反动当权者。

    春雷一声响。一九二七年七月,中共崇安特别支部正式成立。一九二八年九月,在徐履峻等人领导下爆发了大规模的以上梅为中心的崇安、浦城农民暴动,起义农民在纵横百里的暴动区内纷纷揭竿而起,拉开了创建崇安革命根据地的序幕。一九三○年五月一日,闽北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崇安县苏维埃政府在上梅成立,开展了土地革命。

    当年崇安苏区在土地革命中流传着这么几句歌词:

土地革命,工农兵,

                     男女革命,自己争,  

                     男人革命,女帮助,

                     革命成功,享太平。

    在这翻天覆地的变革中,崇安的农民革命不仅猛烈地冲击着城乡的封建统治机器,而且对套在妇女脖子上“三从四德”等封建精神枷锁,也进行了有力的挑战。东乡受压迫的广大妇女首先起来剪辫、放足,摆脱封建礼教的严重束缚,纷纷走出家门投身到翻身求解放的斗争洪流中去。处于少女时代的陆如碧,听到这些鼓舞人心的变革,心中激起了阵阵波浪。她想:我们这儿的妇女也起来闹革命,不缠足,也和男人一样劳动,一样参军打仗,该有多好呀!她日夜盼望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

    盼哪,盼!这一天终于盼到了。一九三○年五月十三日,徐福元带领崇安县赤卫队,一举消灭了星村的反动派,解放了星村。贫苦农民翻身了,妇女也解放了。这位年仅十七岁的陆如碧高兴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在父母的支持下,她毅然走出家门,自告奋勇地参加了革命工作。走向革命工作岗位后领导上分配她跟闽北妇女部长彭政莲当助手,她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把星村区的妇女组织起来。陆如碧在彭政莲的带领下深入家庭、田间动员妇女参加革命组织,在她们的努力下,很快就成立了星村区妇女解放委员会。许多青少年妇女不顾父母的阻拦,不顾夫权的责难,自动剪辫、放足积极参加农村的革命活动。有的动员亲属参加红军,有的自愿参加慰劳赤卫队的工作。

    这年七月,早苏维埃政府派她跟随彭政莲到黎源乡开展慰劳赤卫队和妇女解放工作。她愉快地接受了任务,第一次离开了父母,开始独立生活。黎源乡离星村镇四十多里,那时还没有公路,交通很不方便,大部分地方是高山峻岭,自然村也很分散,下乡都要跑腿。这个乡虽然解放了,但由于地处偏辟山区,人们的封建思想很严重,许多妇女脚被长长的裹脚布缠着,只懂得在锅台边转,不敢出门,更不敢出采参加革命。她刚到这个乡,中年妇女都不愿接近她,年轻的姑娘见她不受封建思想的束缚,从外乡跑来宣传革命道理,虽然十分羡慕,但因受父母的阻拦,也不敢同她来往。有些老人还用封建的眼光看待她,背地里讲她失“体统”。社会上的流言,妇女们的旧思想,对一个刚出家门来干革命的小姑娘来说,的确是够难了,但她不因思想工作难做而失去信心,在彭政莲的指导下,她一心扑在农运和妇运工作上,积极宣传革命道理,农民运动的意义,妇女的地位和作用,用革命道理启发妇女觉悟,以实际行动帮助妇女摆脱封建的束缚。经过她辛勤的奔波,忘我的工作,热情地宣传,这个乡的妇女特别是青少年妇女,很快提高了觉悟,大胆走出家门,踊跃参加妇女组织开展的各种活动,积极支援赤卫队的工作,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工作任务。

    同年八月一日,为庆祝南昌“八一”起义三周年,全县四、五万人分四个点召开武装示威大会。南乡的星村集中了一、二万人,是全县参加示威大会人数最多的一个点。陆如碧作为一个青年女干部,也带领一部份妇女群众,参加了这次武装示威大会的活动。群众用钦佩、羡慕的眼光注视着陆如碧和她率领的女伴们。从此,妇女运动在党的领导下,逐渐发展壮大。

    崇安红军在“八一”举行武装示威后,各地红军开始集中,军威大振。八月七日,由崇安红军五十五团二营营长兰庆生率领,集中优势兵力进攻兴田。攻下兴田之后,又准备攻打赤石等地。但在红军进攻兴田的第二天,城内敌人乘机配合卢兴帮匪部,集中七、八十条快枪的大队伍,突然向星村区发起进攻,对红军进行报复。留守星村的少数红军不畏强敌,勇敢迎战来犯之敌。这时在黎源乡工作的陆如碧接到敌人进攻星村的通知后,连夜从黎源火速赶到投入了保卫星村的战斗。

    这次战斗打得十分艰苦,历时一天一夜,直到九日早晨进攻兴田的队伍回师助战,形成内外夹攻,才打退了卢兴邦匪部的进攻,缴了敌人十多支快枪,打死敌兵数十人,还有不少敌军在逃窜中跌进河里和山崖下丧命,红军获得了很大的胜利。

    在这次战斗中,陆如碧和男同志一样冲杀,不怕牺牲,表现得非常勇敢。星村战斗结束后,红军五十五团的部分队伍驻扎在该区休整,部队领导根据陆如碧在作战中的表现,把她调到五十五团当战士。不日,领导又调她到团部学习吹军号,要把她培养成为红军的女司号兵。

    陆如碧进了司号班,在正课时间勤学苦练,虚心向司号员学习,还坚持起早点,睡晚点,不厌其烦地苦练吹号的基本功,有时嗓子练哑了,唾沫都带着血丝,仍然坚持天天练,做到功夫不到家绝不松劲。只两个月,她就能较好地掌握了吹军号的要领,正式当了五十五团的司号员,成为崇安和闽北红军中第一个女司号兵。

()

    陆如碧当上了红军司号员,实现了她的多年心愿,心情是格外高兴。她穿上崭新的黄军装,背着锃亮的军号,处处以军人姿态严格要求自己,服从命令听指挥,作战勇敢灵活,夜行军不掉队,胜过一般男子汉。就在陆如碧开始适应军人生活的时候,这年八月,赣东北特委命令崇安红军五十五团开赴赣东北,编入红十军,准备夺取九江,攻占中心城市。崇安一部分红军三、四百人于九月前后开赴赣东北,一面补充装备,一面休整训练。十月初,赣东北特委再次命令崇安红军开赴江西。红军五十五团和教导团除留下少量武装外,由团长李克敌、参谋长李静愚率领,于十月八日到达弋阳,编入红十军。陆如碧随五十五团一道,首次跨省出征江西。从此,陆如碧在大部队里开始了正规军人的战斗生活。

    崇安红军五十五团和教导团开往赣东北后,崇安苏区遭受到福建、江西敌人的大举进攻。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过大,闽北苏区大部分沦入敌手,形势十分吃紧。不久,六届三中全会精神传达到赣东北,赣东北省委纠正了立三路线的错误,决定整编红十军,派出独立团回闽北。一九三一年二月,在团长谢春钱的率领下,独立团开到崇安,全团辖一、四、七三个连,共三百余人,几十支步枪。这时,陆如碧也随谢团长的部队从江西回崇安。有一天的夜间,当这支队伍到达江西铅山的杨村时,遭到国民党部队的阻击。初上战场的陆如碧,身背军号,紧紧跟着谢团长冲锋,子弹在她头顶上飞过,她全然不顾,一个劲地勇敢战斗。这一仗,从下半夜三点打到五点,敌人还在不断进攻,红军一时被打散。天快亮时,谢团长发现敌人往山头上冲锋,企图抢占有利地势,继续阻击我们部队,眼看敌人已步步逼进山顶,军情十分危急,如果敌人占了山头,红军就有被打垮的危险。时间就是胜利。谢团长立即下令吹集合号,以便把分散的兵力集中起来,抢占山头,打击敌人。陆如碧听到命令,迅速拿起军号,但她这时想到的都是冲,冲,冲,火速冲上山顶,抢占制高点,消灭敌人。于是她用尽全身气力,情不自禁地吹起嘹亮的冲锋号,高昂的声调顿时响彻整个山谷。在她身旁的谢团长听她突然吹起了冲锋号,着急地问她说:“我们身边  只有几个战士,谁去冲啊!”但她还是一个劲地吹响冲锋号,声音越吹越大,感情越来越急切。敌人忽然听到我军接连吹起嘹亮的冲锋号,以为红军的增援部队赶到了,生怕被红军围歼掉,便立即仓惶撤退了。这时分散的部队已经集中起来,迅速占领了山头。红军见敌人撤走了,即向附近安全转移,没有受到损失。

    经过几场出色的战斗,谢团长已经看出了陆如碧不但作战勇敢,聪明灵活,而且善于做宣传鼓动工作,就分配她在团部兼搞宣传工作。这期间,根据她表现,由谢团长介绍,她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后,谢团长带领这支队伍打程坊,缴枪二十多支,俘敌二十多人,打死十多人。战斗胜利结束后,陆如碧被提升为警卫连政治指导员。接着,她单独带领连队乘胜攻打吴坊、大王等地,与白军连续

作战,仗仗皆胜,陆如碧的名字开始在闽北红军和苏区人民中流传。

    一九三一年春,为了加强青年团工作,闽北分区委调陆如碧到分区团委工作。在分区团委工作期间,她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陆如碧在政治上更加成熟了。   

    同年七月,党组织为了加强对女干部的培养,送陆如碧到闽北分区委党校学习四个月。学习毕业后,她被调到闽北独立团特务连任指导员。这个特务连驻在大安,她曾单独率领特务连在江西石塘等地打过数次胜仗,被誉为常胜女将。

    风华正茂的陆如碧,经过实战的锻炼和考验,她的政治素质和军事指挥才能得到了很好的发挥。一九三二年初,她被提到闽北独立团机炮营任营政治委员。机炮营增加了一位训练有素,既能打仗又善于鼓动斗志的指挥员,犹如猛虎添翼,全营的战斗力大大提高。陆如碧担任政治委员后,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为了适应斗争形势需要,完成党赋予的重任,她刻苦学习政治理论,每天晚上坚持看书,写笔记,努力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和文化水平。在军事上,她更是积极钻研,艰苦锻练。她对自己下了三道命令:一会双手举枪射击,二能骑马驰骋疆场,三有一双神行飞腿。打这以后,她每天起早摸黑苦练射击、骑马、跑步的基本功、一次学习骑马,她的腿部跌伤了,皮肉青一块,紫一块。医生劝她休恳治疗,停止练习骑术,但她考虑的是早日学会驾驭战马,上前线多消灭敌人,就忍着疼痛,仍然坚持不停地练习骑马。她这顽强的练武精神,大大激发了全营干部战士的练兵热忱。

    功夫不负有心人。陆如碧经过一段时间刻苦训练,很快就成为一名优秀的双枪射击手,还学会了能在奔驰的战马上自由地滚鞍腾越、飞骑反身射击,也频频命中目标。她还练就了一双飞毛腿,干部战士用方言夸她“跑得狗赢”。她迅速成长为一位颇有名气的军事指挥员。一次,陆如碧带领特务连一部分队伍去攻打广丰二十四都的敌人。敌方有了准备,从外地调兵前来增援,特务连一时被敌包围,战势十分不利,陆如碧沉着应战,毫不慌张,她采用灵活战术,迅速指挥战士占领有利地形,强攻敌人火力较弱的一点,猛打猛冲,突破了敌人的包围圈。接着,在一个点上,给敌人杀个回马枪,打得敌军昏头转向,溃散而逃。这次战斗胜利,缴获步枪九支、机枪二挺和子弹一箱,还有手榴弹等军用物品。这期间,陆如碧还曾多次率特务连打了许多出色的战斗。

    陆如碧在火线上执行军令坚决、果断,每当战斗结束,她都以普通一兵的身份与战土们同练兵,同娱乐,对待战士象亲人一样。一次,一个小战士发高烧,几餐吃不下饭,陆如碧日夜守在这个战士身旁,又是喂药,又是喂汤,象对待自己的小弟弟一般,受到全营干部战士的称赞。

()

     一九三二年秋,曾洪易推行王明“左”倾机会主义的错误路线,在闽北大搞肃眨扩大化。当时,从党内到军队,从上到下,从机关到农村都大举肃反,大抓“AB团”和“改组派”。许多县委书记、县苏维埃主席和区、乡、村苏干部,以及红军中从士兵直到连、营甚至团级以上的领导干部,都以“AB团”、“改组派”的罪名被错杀。

    陆如碧,这位深受干部战士拥护和爱戴的女指挥员,也不能幸免。她在错误的肃反扩大化中首先横遭惨祸。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五日,闽北分区苏维埃裁判部在大安召开审判大会,宣布处决第一批“改组派”。这一天参加大会的有闽北分区委和苏维埃机关的全部工作人员,有各乡苏维埃按照闽北分区委政治保卫局通知要求所派的代表,有当地群  众。审判后,陆如碧被处死。同一天被处死的还有徐常、熊旗、董思远、周兰等地方和红军中的领导者共三十余人。陆如碧无幸受祸时才十九周岁。同志们眼看着这位英勇善战的女指挥员含冤遭难,心中都万分难过。这位闽北红军的女英烈终于在一九六六年获得平反昭雪。陆如碧同志牺牲虽已半个世纪多了,但她对革命无限忠诚的精神,将永远鼓舞战斗在各条战线上的女同志,为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而努力奋斗。

陆如碧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张金锭  王瑞兴)

 

分享到:
版权所有:武夷山党史网  技术支持:海西天成
联系我们:web@wuyishan.gov.cn  Tel:(0599)5134110  闽ICP备09043642号
欢迎光临本网